回歸20年 港經濟結構失衡.痛苦指數攀升

回歸20年 港經濟結構失衡.痛苦指數攀升 1997年香港主權由英國移交至中國手中,至今滿20年。此期間儘管中國與香港簽訂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中港開放自由行,甚至開展「滬港通」、「深港通」,推出多項「對港讓利」方案,使香港與中國的人才資金得以快速自由流動。然而香港人均GDP卻從1997年前傲視亞洲四小龍與中國,到如今遭新加坡與澳門超越,連上海都比不上。更別說香港經濟當前金融、地產獨大產生嚴重結構失衡問題,以及越來越嚴重的貧富差距,在在讓港人痛苦指數攀升。香港回歸20年 重大歷程回顧 究其原因,與香港政府在主權移交後,一味配合北京強化香港的「經濟功能性角色」有關。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表示,「回歸後的港府只搞金融和房地產,不像以前港英政府還會平衡,變成今天的一面倒」。為將香港發展成金融中心,港府努力增加銀行與股票上市公司的家數,使香港成為人民幣的離岸交易中心。另外利用土地財政拉攏地產商,帶動投資。這種只考慮北京需要,不思考自身結構合理性的做法,給香港帶來的就是整體競爭力逐漸削弱,稅收、人才、創新日漸匱乏。而過度依賴地產結果,不但引來大批中國富豪將香港房價逐步炒至天價。例如香港島光是一個位於公寓一樓的停車位,本月就賣出近2千萬元台幣的天價,創下世界紀錄。而隨房價一起飆升的地租更讓原本多樣化的路邊小店不堪負荷紛紛歇業,最後多數香港店面變成只剩利潤高的精品、金飾店負擔得起。至於民生攸關的餐飲業更為應付不斷上漲的房租,只好不停從洗碗、廚師、食材等方面砍成本,不但影響就業,更讓餐飲品質難以提升,香港「美食天堂」盛名難保,中產階級與中小型商務的生存空間遭嚴重壓縮。另一方面,所謂的「中國讓利」不但無法達到預期成果,甚至成為中資企業「五鬼搬運」變相取得香港獲利的管道。例如CEPA與開放香港自由行,原預估可以促進中港客運貨運成長,港府在2007年所推出的預測,更指到2020年,跨境貨車流量會比1997年增加兩倍,跨境巴士(客運)流量會增加11倍。但據港府2016年統計的實際跨境流量,貨車流量比1997年下跌18%,而巴士流量則只增長約4倍。更讓人擔憂的是,即便巴士流量增加,能夠得力的卻都不是港人。香港旅遊巴司機工會秘書黃顯威便憶述,90年代中港巴士乘客都是香港人,而司機大部份是香港人。到2003年開放自由行後,中港巴士線越開越多,但八成乘客都是中國人。而票價在競爭下從原本約684元台幣,最低跌至僅約304元台幣。且因中國籍司機薪資水準僅香港司機的一半,巴士公司紛紛罔顧香港法規,以偷天換日方式僱用中國籍司機,香港司機在巴士班次上升的情況下反而受害。不僅巴士等客運司機遭遇如此問題,包括香港金融、地產、電信等原本由香港本土企業主宰的金雞母,也遭「騰籠換鳥」改由中資企業霸佔。例如1997 年香港股市市值前 10 大企業中不見中國企業,都是香港本地企業與外資,現在港股市值前 10 大公司卻只有一家不是中國企業,甚至現在幾乎所有在香港交易所新上市的公司都是中國企業。而在地產方面,包括海航集團及龍光地產等中國開發商搶地速度遠超過香港競爭者,光是今年其已經取得價值1406億元台幣的政府土地標案,香港公司則是掛零,香港開發商如亨德森土地開發等,更是已停止投標商業地產。在如此高房價、市場慘被中資、中勞瓜分等扭曲畸形的環境下,香港去年表現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飆升至0.539,不但創45年新高,更超出國際警戒的0.4。官方還預料相關貧富差距日後將無可避免地進一步擴大,清楚反映香港經濟情況的不健康。回想當年主權移交之際,中國所喊出的「馬照跑、舞照跳」口號,或許在總體經濟數字上還能勉強對號入座,但對於絕大多數的港人來說,恐絕難認同。(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