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走出經貿邊緣化困境要靠ECFA

社評-走出經貿邊緣化困境要靠ECFA 巴拿馬和台灣斷交後,台巴FTA(自由貿易協定)難保,我方多年來努力爭取對外簽署FTA,突破經貿邊緣化困境的努力,因兩岸關係惡化遭致重大挫折。29日兩岸ECFA屆滿7年,面對經貿邊緣化困境,蔡政府應回頭關注ECFA,創造兩岸關係解套契機,否則,非但原有對外FTA將不保,新的FTA也不會再來。 扁政府時期,曾與中美洲巴拿馬、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多明尼加等邦交國簽署了FTA。這是我方僅見的一批以正式FTA為名的對外經合協定,也是經貿外交的重要成果。馬政府時期,則乘著兩岸「外交休兵」機會,分別和新加坡、紐西蘭簽署了《台星經濟夥伴協議》、《台紐經濟合作協議》。這兩個協議實具有FTA本質,只是為了避免大陸方面反彈,未採用「國與國」定位的FTA名稱,但仍可歸入FTA範疇,亦是經貿外交成就。然而,多年來我方逐步累積的相關成果,已因巴拿馬和大陸建交出現「破洞」。因為,台巴之間原有的FTA,同時陷入岌岌可危的窘境。蔡政府相關主管官員在第一時間仍希望台巴FTA繼續有效,但大陸搬出一中原則後,台巴FTA凶多吉少。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指出,巴拿馬在建交公報上明確承認一個中國原則,承諾不與台灣方面開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發展任何形式的官方關係。言下之意,台巴FTA已無存在基礎。由此看來,台巴FTA的名義及其實質內容,很可能不久之後就會被巴方片面取消。到時雙方若還有經貿合作的意願及必要,也只能通過雙方民間白手套出面,另行洽談及訂定新的合作協議,惟其中能否納列互免關稅等制度性合作內容,將是一大疑問。一旦此種內容付諸闕如,就不再是FTA了。在這樣的邏輯下,設若未來其他中美洲友邦和台灣斷交,則其原先和我方簽署的FTA也將蕩然無存。台灣對外簽署的正式FTA,就這麼幾個,未來逐一消失的風險實在不小。只有台星、台紐「無邦交狀態下的準FTA」,因是兩岸外交休兵之產物,為當時陸方默許的特例,理當不受影響。總的來看,FTA的失落,實是蔡政府對外經貿政策層面的危機。因為蔡政府去年上任伊始即設定的對外經貿政策方針,除爭取參與TPP、RCEP等多邊經合機制外,另外就是想方設法要和美國、日本、東協各國簽署雙邊FTA。其中,FTA的部分,由於目前陸方很可能通過巴拿馬,來針對台灣訂下「無邦交即無FTA」的新規則,所以,台灣未來勢必無法再對外簽署新的FTA,能把原有FTA保住就不錯了。蔡政府若想打開這個困局,唯一的辦法,是盡心改善兩岸關係,緩和陸方的「擋路」壓力。而改善兩岸關係的第一步,不妨回頭重新關注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以向陸方釋出經貿善意。其實,ECFA是台灣「天字第一號」FTA,對台灣很優惠。兩岸雙方在2010年6月29日簽署ECFA文本的同時,陸方即給我方539項減免關稅的「早期收穫清單」,占我當時對陸出口金額的16%。此外,ECFA也推動了兩岸企業緊密合作、互補互利,擴大了台灣產品銷陸商機。可惜,2012年後全球經濟成長趨緩,民眾感受台灣經濟並不好,馬政府未能讓民眾理解,沒有ECFA台灣經濟更壞,因而一般民意質疑ECFA不實惠,另有政治目的。事實上,蔡政府上台後仍在享受ECFA的「餘熱」。今年前5個月,台灣對大陸(含香港)出口金額高達48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大增16%,是增長最多的出口市場。此即ECFA早收清單及企業合作的效益,頗有助於蔡政府拚經濟。但蔡政府對ECFA,卻冷對待。ECFA後續的《兩岸服貿協議》一直被立法院卡關;蔡政府早已說要優先立法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然後據此審查《兩岸服貿協議》,迄今只是說說,沒有實質進展。陸方看在眼裡,一定會更用力阻擋台灣對外簽署FTA。ECFA簽署屆滿7周年的當頭,剛好碰上台巴FTA的挫折,蔡政府實應趁此反思,並回頭去推動ECFA,主要是加速進行相關立法及審查工作。先表現對ECFA的積極態度,才有條件要求陸方寬容我方對外簽署FTA之事。莫再輕忽之。(旺報)2017年06月27日 04:11主筆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