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0年/一國兩制 話未說盡粥未煮熟

香港回歸20年/一國兩制 話未說盡粥未煮熟 金紫荊廣場上的五星旗與紫荊旗在每天的升降旗典禮中緩緩升起降下,藉此加強港人的國家觀念與情感。 記者潘俊宏/香港攝影林鄭月娥在「撕裂、對立」下成為第一位女特首。撕裂、對立只是表象,真正深層的問題,北京、特首/港民上下關係,還不能轉變為北京/特首、港民的融洽對待。從二○一四年「占中」運動起,香港自主慾望越來越強,要求普選的聲音升高。究其原因,與香港高物價、高房價,內地人進港強勢作為,香港年輕世代覺得生活不易、前途堪憂有密切的關係。老一輩港人,緣於歷史經驗,穩定就好;年輕一代不滿客觀環境,卻無能為力,轉而要求自主與改變,從政治上尋求突破,當家做主。特首/北京代理人VS.民意代理人小範圍選出來的特首不能代表香港民意,加上歷任特首表現瑕庛,港人更有理由相信特首直選、選賢與能,才符合民主。特首表現如何?董建華只是太平官,曾蔭權因收取不當利益遭廉政公署法辦,梁振英任內強勢高壓治港,卻因收取澳洲企業UGL「黃金握手費」,身陷「浩鼎門」,風波未了。他們都是「中央信任」的,卻表現平平。港人對特首上京不能反應民意,頗為介意,特首好像只是北京在港的代理人,並不站在港人這一邊。這次特首選舉,港人刻意透過社群、網媒、民調,假投票給北京不中意的曾俊華,拉高他的聲勢,就是展現對北京的不滿,於無可奈何中集體反射的內心掙扎。體制/行政主導VS.三權分立北京把「占中」運動、「反基本法二十三條(叛國、煽動顛覆)」遊行、「反釋法」集會,都當做「自主港獨」,北京與駐港官員頻頻警告港人,「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明白指出,中央與香港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在任何情況下不能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中央亦不會對『港獨自決』視若無睹。」話說得夠白,甚至連「香港應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都脫口而出。北京認定,香港特區實施的是以特首為主的行政主導體制,不是三權分立。顯然,陸港雙方都堅持己意,否定對方論點,政改仍是一項「抽屜問題(publication bias)」,時機未到之前,還是先擱置吧。林鄭月娥上任前表態:社會氣氛不好,談政改徒勞無功;而年初以來,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給香港畫出三條底線:不干預純屬香港自治範圍內事務、不容許挑戰中央權力、不容許利用香港對內地滲透顛覆,能如此,香港「一國兩制」丰采依舊。顯然,北京並不信賴香港對祖國的忠貞,而新特首則不希望香港在政治化的漩渦打轉。新特首上任,當務之急應是落地站在港民身邊。因梁振英身陷險境,林鄭月娥自然擺脫「CY2.0」的封號,而她不斷向立法會爭取增加五十億港幣教育經費,關心年輕世代的努力,已逐漸獲得肯定。出路/民生、經濟建立共識泛民主派也有自己的定位,下階段準備在民生、經濟議題上監督特區政府,也希望中央能理解,泛民代表的是另一群港民心聲。知己相契,廚邊談心,常是話已說盡粥未熟;陸港之間,看來話未說盡粥未煮熟。政改先放一邊,一帶一路與大灣區計畫,都需陸港攜手,對話代替訓示,合作代替對抗,發揮一國優勢利用兩制之便,繼續追求香港繁榮穩定,應是共同目標。香港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相信「紐倫港」的驕傲不會消褪。東方之珠依然,整夜不眠,守著滄海桑田變幻的諾言。2017-06-29 02:51聯合報 記者謝邦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