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年/學者:港獨和台獨不同 實踐很困難

香港20年/學者:港獨和台獨不同 實踐很困難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香港當代文化中心創辦人黃英琦。記者何定照/攝影香港回歸中國20年,本報訪問各界人士談港獨。●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港獨說法根本都沒想清楚,只有情緒在,但缺乏如何走下去的模式,理論沒基礎,組織、技術也不夠,若要未來可行,必須重新調整,重新建立可行的運動基礎,才有可能做出反抗。港獨不成的最關鍵因素,除了香港人本來就較務實、又注重法治,最主要的是港獨沒照顧到香港的文化歷史經驗。畢竟香港人都來自中國移民、難民,這些經歷必須放到香港歷史去說,不能重新發明一種叫香港人。30年後的年輕人,由於世代交替,當然有可能完全自視香港人,但香港人仍須思考如何看過去。香港人來自不同來源,這沒有問題,但這是否足以成為成熟的民族,沒這麼簡單,並非因為你有許多獨特的東西,就可以變成一個新民族。香港並非非要成為一個新民族,才能追求自己需要的東西。●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現在說本土或港獨出於兩種意義,一種是很多年輕人對中國認同不大,且對中國有脫離心態,在身分認同上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是認同自己是香港人;另一是對中國政府很反感,而這幾年越來越厲害。若是在身分認同這塊,很難改過來,這跟教育、媒體有很大關係。至於對中國政府反感這塊,跟北京對香港干預有多少很相關,若干預或說融合越來越厲害,一般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反抗越來越強,讓認同中國政府或民族身分越來越困難。以獨立來說,香港和台灣狀況很不一樣,現實上和政治上要實踐獨立,滿困難。首先是香港的地理或地緣政治、經濟倚賴,都跟1970、80年代的台灣很不一樣,國際環境也不同,我無法相信英美會支持香港獨立運動。英美做外交,香港一定不是英美的優先,因為中國的經濟利益、反恐,都比香港重要,所以他們不會在香港的民主問題出動。這也是香港2、3年來的本土運動困境,一部分年輕人覺得香港要獨立,但要怎麼搞?他們不知道。●香港教育大學副校長呂大樂:這幾年年輕人的想法、價值確實跟過往不同,但問題是對這些新的價值從來沒認真去辯論探討,包括獨立。要談獨立,就不能避免跟中央政府衝突,要準備要打。然而期望港獨的年輕人有多少可以接受平時可以軍訓?香港人往往很驕傲不需要參與軍訓、大學畢業後不用服兵役,年輕人過去也很自豪不用像台灣、新加坡一樣服兵役。然而要談獨立,起碼總要培訓自已,懂得打還是不打?講獨立的人,根本不知道怎麼操作,若要談獨立,應該有策略,包括是否要搞恐怖主義,或是遷移海外、在國際機構抗爭。但問題是現在年輕人只有口號,沒有操作方法。●香港兆基創意書院、香港當代文化中心創辦人黃英琦:香港地方小,收買在各方面、各界很普遍,收了錢,都可能成代言人,可以設民間媒體、自己網頁。我在台灣的朋友有些人做大數據分析,去年9月用「港獨」關鍵字查來源,結果發現大量都來自大陸相關網頁。這些平台、網頁製造港獨言論,都是大陸製造的,也有來自支持警察的臉書。所謂1周5000次講港獨,都是這些製造出來。港獨是大陸操作出來的,開始談到港獨的港大學生刊物《學苑》,就是極少數左派學生做的,後來梁振英在公開演說批評這雜誌,港獨說法才出來。但《學苑》根本只是份非常小的雜誌。去年初旺角暴動,背後也有有心人策畫,這後面都有大陸因素。爆發衝突後,這些背後的人都失蹤,他們都到國外,都已經被安排好了。西環這邊,內地每天進來150名人,1/3是家庭團聚,其他2/3是什麼就不知道,很多共產黨員都這樣過來,包括高幹二代等,都非常有錢。這也對香港產生些影響。●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蘇鑰機:香港人很理性、很現實,港獨根本沒條件,因為香港就是在大陸旁邊一塊很小的土地,以前只是個幾萬人的小漁港,日常飲食供應都來自大陸,經濟也要靠大陸,跟大陸關係根本切不斷。就算中國願意,香港要獨立也很困難。這再加上香港上一代、兩代基本上都是從大陸來,儘管港人在意識形態上自認是香港人,但在文化、日常來往上,不可能與大陸完全分隔,坐下來想想,就知獨立不可能、也不是好選項。雖然中港政治制度明顯不同,但不能因為政治,影響到對民主的想法。香港認同本地,但不要求獨立,這是絕大多數人的想法。中大去年民調,數據顯示有相當比例支持用非和平手段達成民主目標,但香港絕對不會搞革命,這是想多了,因為香港人整體來說很務實,若試過暴力手段不成,且有遭判刑等反效果,就不會再試。●作家馬家輝:港獨選了一條非常困難且沒必要的路,這比跟北京爭民主更困難。2017-06-28 08:15聯合報 記者何定照╱即時報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