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年 10年前未料港變差「特首撕裂香港」

香港20年 10年前未料港變差「特首撕裂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蘇鑰機。記者潘俊宏/攝影香港回歸中國20年,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蘇鑰機受訪談香港未來,以下以第一人稱表示:1997年時,我們不知10年後會怎樣,2007年時,覺得還不錯,但沒想到2017是現在這狀況,太差了。10年後香港會怎樣,我都不敢講,2027年我都講不清楚,更別說30年後了。2007到2017為何改變這麼大?誰是特首影響很大,中港矛盾出來、限制了政府,表現很不好,這是很關鍵的因素。現在這位特首(註:梁振英)撕裂香港,造成內部的矛盾很大,以前政治派別只有建制、泛民,現在建制派又分成親北京、親工商派,光是親工商裡面又有兩三個政黨,例如親專業人士但是親大陸的。這種狀況以前沒有,現在光是建制派光譜就變得很寬。泛民主派以前只有民主派等一、兩個大黨,10年前出來公民黨,後來又出現更多更小的激進黨。以前只有社民聯,後來又出來人民力量,光是年輕人就有三、四個小黨,有些主張獨立、有些主張自決,整個泛民派有六、七、八個黨派,一共十幾個,政黨分裂非常嚴重。很多版塊都分裂成小的,互相攻擊,以前攻擊民主黨的是建制派,現在攻擊民主黨最厲害的,是同樣陣營的其他小黨,因為要攻擊在同一陣營的你,我才能拿到選票。為何會變成如此?政府最少要占七成責任。政府對社會狀況處理不好,包括房價問題、居住問題、蓋高鐵引發的環保跟發展對立爭論等,都沒處理好。但我比較悲觀,我認為這狀況很難解決,特別是跟中國的關係。香港並不是想怎樣就怎樣,我們沒有很大發言權,然而大陸政策不變,政治就很難搞,政治難搞下,民生、經濟問題也很難改善,這些都是一塊接一塊的問題。現在馬上要換特首(註:林鄭月娥),我想應該沒現在這麼差,我們對下一任政府有「疑中留情」的機會。香港人對未來不是很樂觀,這幾年對政治發展、選舉的要求,都沒得到回應。政治發展沒向前走一步,不能解決政治問題,也就無法解決民生、經濟問題。很多人相對比較悲觀,未來會否比較好,大家都沒光明想法,這要看下一任政府政策,是否能解決港中關係,會否讓香港空間多一點,讓大家關係融洽一些,可以互相合作。現在則是雙輸局面,你不讓我做,拖下來大家都輸,只是這狀況很大程度是北京主控,香港沒太多自主權。看中大歷年民調,會發現港人的中國人認同比較大的變化有幾個點。2004年較低,是因為前一年剛發生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50萬人大遊行,港人對當時特首(註:董建華)很不滿意,本土情愫比較高。2008年前後較高,這一方面是因為2008年北京奧運,中國拿金牌,大家對身為中國人比較自豪;香港本土情況當時比較好,是另一個因素,都讓香港人對中情懷提高很多。2012年起,開始發生中港矛盾,又換了特首,港人對中國認同又落到低點。過去這5年,也是香港20年來變化最大的時期。香港2003年經歷SARS,經濟重挫,北京開始容許陸客自由行,讓陸客經濟救香港,港中交往當時比較多。但是,後來陸客每年有四千、五千萬人來,香港應付不了。香港本身只有七百萬人口,這麼多陸客雖然對經濟帶來很大好處,但也對民生影響很大,2012年開始,出現內地人是蝗蟲的說法,包括搶奶粉、不守規矩、隨地大小便、雙非嬰兒、搶小學學位、拖著行李箱在地鐵到處走使得人沒地方站,都對港人生活造成不便。另外,2010年香港房價開始飆升,以前20幾坪的房子800萬港幣我就覺得貴,這幾年竟然變成1200萬港幣,還是在很邊陲的位置。香港這5年改變之大,讓我對2027的改變根本無法想像。2017-06-25 20:12聯合報 記者何定照╱即時報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