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毓璜頂醫院每天都有「屍體」在流淚

煙台毓璜頂醫院每天都有「屍體」在流淚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7/26/n9465281.htm【大紀元2017年07月26日訊】海外大紀元中文網站在2012年曾刊載過一篇《見過屍體「流淚」嗎?一樁挑戰所有人尊嚴的慘劇!》的報導。文中披露了山東煙台芝罘區610辦公室、公安看守所和毓璜頂醫院合謀活摘法輪功學員賀秀玲器官的罪行黑幕。相信所有看過這篇報導的人都不會忘記賀秀玲臨終的一幕。賀秀玲被活摘腎臟和眼角膜後被推進停屍房。當家屬被通知趕來見賀秀玲最後一面時,發現她手腳溫熱。當賀的妹妹大聲哭喊「姐姐你怎麼這樣了?你睜開眼看看我……」時,賀秀玲的眼中「嘩」的流下兩行眼淚!接著,在場的人發現她的臉上出現很多汗珠。原來人還活著!見此狀,親屬們跑到樓上找醫生來搶救。求了三次,總算一名男醫生和兩名女護士帶著儀器姍姍下樓來。測試的心電圖紙出來十幾公分時,親屬們看到上面是心臟跳動所呈現出的曲線。賀秀玲的妹妹大聲喊道:「看啊看啊,人還有心跳你們就給送這兒來了!」 醫生立時大驚,一把撕下心電圖紙,奪門而逃。在場的親屬們摸到賀秀玲此時還有脈搏,連停屍房的老頭都摸出確實有脈搏在跳動。親屬們在醫院裡四處哀求搶救賀秀玲,卻沒有一個人來。院方推說主治醫生姓郭,已經去濟南出差了。問詢腦神經外科,一名大夫說:「你別想從我們醫院套出什麼來!」奔走紅十字會、110、醫療事故科等多處求助,但無人理睬。這是13年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個案例。十多年後的今天,直接活摘賀秀玲器官的煙台毓璜頂醫院改邪歸正、放下屠刀了嗎?據公開資料顯示,2006年毓璜頂醫院移植中心一年能做一百六七十個腎移植手術。而那時,正是大陸器官移植的高峰期。2016年毓璜頂醫院僅腎移植手術就做了近300例。腎移植醫生單振飛在2017年4月25日的調查中說:我們這兒等很短時間,我們這邊很多(器官),其他省份的病人都在我們這裡住著。我只能告訴你比去年還要好呀!(調查錄音35)在中共高調宣稱停用死囚器官後,實際上在沒有幾個捐獻器官的情況下,毓璜頂的移植量與十年前相比幾乎翻番。對此,「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跟蹤毓璜頂醫院做了多次電話調查。「追查國際」2017年7月19日公布的104個調查電話錄音中,排在最前邊的三個,都是對煙台毓璜頂醫院的調查,包括對兩個器官協調人的三次調查。下面摘選片段。2017年5月26日,山東煙臺毓璜頂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協調員王主任:(問等待手術時間?)連檢查半個月之內,兩週之內,這都是多說的,保證兩週內做手術。(問供體年齡大小?)找30歲以下的,一分錢一分貨!你花費五十萬,這邊要四十,給醫院十萬。(調查錄音1)2017年6月10日,山東煙臺毓璜頂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協調員王主任:(問:等待時間?)B型血,十天之內~,一週,十天,十天一定,十天就可以。(問:供體是年輕的?)對,年輕的。我們有辦法,有渠道。(問:紅會捐獻的嗎?)哪有那麼多呀!那我們有我們的渠道,你不要問了。(調查錄音2)2017年4月18日,山東煙臺毓璜頂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協調員李醫生:用不上半月能做手術。以前監獄那種供體,家屬同意捐的,就可以用,這種供體有。紅十字會與監獄有單獨的聯繫,他們那邊有操作流程。(調查錄音3)王主任、李醫生都滿口答應等待時間短,顯出十足的把握。王主任還明確說:器官不是紅十字會捐獻來的,也不是從衛計委的那個網來的,「我們有辦法,我們有我們的渠道」。如果公民自願捐獻器官是移植器官的唯一來源,那麼之外的器官來源就都是非法的。毓璜頂醫院的器官,是來自哪條非法渠道呢?移植量大,供體充足,等待時間短,供體質量好,這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特徵。而且來源人體器官庫的可能性極大。除此,沒有第二個合理解釋。2015年後,中共全面推行「腦死亡」捐獻器官。《追查國際》報告分析顯示,中國醫生說的「腦死亡」者並非真正的經過搶救無效的、無自主呼吸的患者,而很可能是被人為造成腦死亡的健康人,其中大部分是那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施「腦死亡」判定,中國尚未立法。而且,沒有建立起任何相關法律法規作為前提條件。但中國移植界正堂而皇之地推廣「腦死亡」捐獻。各醫院從「腦死亡」患者身上獲取器官,極為殘忍的「活摘」已經被合法化;「腦死亡」器官戴上「捐獻」桂冠,是為掩蓋更大的器官黑幕。中共的「腦死亡」捐獻器官是繼「死刑犯」器官騙局之後,編造出的又一個新騙局,而且更加邪惡。現在,毓璜頂醫院平均每天有一台移植手術,全部都是「腦死亡」器官。也就是說,每天都有人被「活摘」,每天會有「屍體」在流淚!#責任編輯:朱穎 公告 [站內活動] 卡提諾迎鬼月,回帖抽大禮 TAGS 毓璜頂醫院 活摘器官 腦死亡 捐獻 法輪功 大紀元 收藏 0 感謝0 支持0 反對0 分享 分享 複製連結 網址已複製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