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洛興雅】緬軍「有系統」性侵女子 受害少婦:我流著血逃難

【凌辱洛興雅】緬軍「有系統」性侵女子 受害少婦:我流著血逃難 數以十萬計緬甸洛興雅人逃難到孟加拉,不僅路途艱險,而且難民營環境極度惡劣,他們為何仍拼命逃離家園?因為留在家鄉的遭遇更恐怖。有年輕少婦憶述遭3名緬甸士兵入屋輪流性侵的慘況,她走路逃到孟加拉時身體仍在流血。25歲的沙米拉(Shamila)淚水在眼眶內打轉,她捉緊女兒的小手,悲傷地回憶受襲情況。當時丈夫不在家,士兵入屋後,當著她小孩的面前性侵她,「3個士兵都有性侵我,當他們離開後,我帶著兩個小孩跑出家門,跟著大家一起逃命」。她步行了3天終於抵達孟加拉,但遭受蹂躪後的身體仍在流血。沙米拉的村莊被緬軍襲擊時,她另有3名小孩在屋外玩耍,慌亂之間她只帶著兩個小孩逃難,自此與丈夫及另外3名小孩失散。到難民營後她苦苦追查家人下落,卻沒半點消息。育有5個子女的亞拉(Hosna Ara)是另一位受害人,她帶著幼子向路透哭訴:「我帶著兩個孩子離開村落,但我離開之前有3名士兵闖進我家對我性侵,那時我流著血哭喊,之後一名士兵將我最年幼的女兒扔入火坑,另一名士兵用槍毆打我,我只能一直流淚。」聯合國有小組正在洛興雅人的難民營調查緬軍侵犯人權的證據,有觀察員聽過許多類似的性侵個案,在受害人的描述之中,幾乎所有淫狼都是穿著制服的男人,相信全是緬甸軍人。有生還者相信,「性暴力」是緬軍「處心積累的恐怖手段」,目的是要嚇走洛興雅人。人權觀察組織也形容這是「有系統」的行動;聯合國移民署官員也指出,在「性侵趕人」之前,洛興雅人也曾被剝光衣服裸體遊街示眾,故意羞辱他們。女醫生塔斯努帕(Nourin Tasnupa)在萊達(Leda)難民營聯合國營運的診所工作,她說受害人被性侵前,往往遭到毆打,身體佈滿瘀傷,乳房和生殖器也有咬痕。她相信有許多婦女不敢來求診,「她們不想張揚這遭遇,連家人也不想說」。穆斯林社會保守,加上難民為找尋棲身之所與食物已經顧不過來,即使受到凌辱也不會聲張,外界能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實際受害人數難以估計。20歲的艾莎(Ayesha)遭遇差不多,她說︰「他們(緬軍)在早上8時來到我們的村莊,開始燒屋。人們趕忙逃跑,但我要照顧我的小孩。」5個穿著軍服的人闖入她家,其中一人性侵她,其他人則看著。由於村內有傳言指洛興雅的男人會被捉走,她丈夫已經離家外出,無力保護家人。艾莎自此與丈夫失散,但聽聞他也已逃到了孟加拉,她希望能夠跟他團聚。(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公告 [站務公告]專欄文章新功能

人民的聲響震撼政府讓我們知道真實:|蝦青素|南極寶|血栓溶解酵素|保健食品|磷蝦油|地龍粉|力雪達|智勝王|青春元素|蜂王乳|蚯蚓粉|膠骨力|PPLS|蜂王漿|蝦紅素|健康食品|芙婷寶|膠股力|地龍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