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支持老伴修大法到自己走入修煉

從支持老伴修大法到自己走入修煉 文: 四川新學員 凡誠打印 |PPLS 轉發【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我是二零一五年五月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今年八十三歲,是退休幹部。我老伴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前後遭受過長達七年的冤獄及數十種酷刑的折磨,身體由以前的一百二十多斤迫害到只有七十八斤,可她堅持自己的信仰,從未有過一次向邪惡妥協,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堅定的走在修煉大法的路上。這讓我很敬佩。老伴修煉前身體極差,患十幾種慢性疾病,脾氣暴躁,執著錢財,那時對我的經濟控制很緊,我沒有主動權。她稍不如意,就發火。我處處關心體貼她,連飯都要給她端到辦公室去吃,冬天怕她冷把早餐送到床邊,可還要經常受她的氣。修煉法輪功後,她的十幾種病不到一年全部消失了,身體健康,變得祥和,對我的經濟開支也從不過問了。從老伴的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中使我見證了「法輪大法好」,我雖然沒有走入修煉,但我很認同大法,也很樂意幫老伴做一些大法的事。一、幫助老伴擺脫監控去北京護法一九九九年九月,老伴進京為大法說公道話,被綁架回當地拘留十五天,回家後被單位嚴密監控行蹤,她提出要再次進京上訪,我怕她被抓就勸說:你已去了一次,讓沒去的人,輪流去吧,再抓了怎麼辦?在勸阻無用的情況下,就幫助她。當時的情況她一人是出不了單位門的,前後大門有人監控,我掩護她,先把衣服等我一人送出去放到其他同修家,然後以散步的形式送她出門,她剛走兩三天,有關部門就來追問她的去向,我不敢說她去北京了,怕她被抓,就說帶兩歲多的孫子到鄉下老家去了,又趕快通知女兒把孫子藏起來,怕他們到女兒家去找露餡。結果那些人又追到老家,即親戚家都去找了,孫子送到親家母家去,也不敢讓他出去玩,把孫子關在家裏整一週都不能夠出門,孫子再哭鬧著都沒法出去。二、幫助配合老伴做多種救人項目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老伴被非法勞教回家後,不敢回家居住,我倆一起住到女兒家。期間,我有幸看完了所有大法經書。但二零零二年五月她又遭綁架,我沒有機會學煉功,沒走入大法中修煉。在這之前,她印刷條幅「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她一人做不行,我幫助她刻模板,用牙刷蘸印刷漿往一個字一個字上的塗,一起印刷,有時做到深夜,因白天不方便做。我還一個人做護身符穿線;切、粘、疊神韻包裝紙袋;清洗整理真相幣;裝訂小冊子;用真相幣。二零一五年走入修煉後,師父給我開啟智慧,我學會了刻錄真相光碟,有時守著打印盤面。二零一七年的台曆,她負責打印,後續的工作,我很快學會後,都是我一人完成打孔穿圈切紙等,切不乾膠,不是師父的加持,八十多歲的人,是做不來的。三、不配合邪惡的迫害 保護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老伴在戶外煉功被綁架到國安一天,被收走了煉功收錄機。幾天後,我陪她去向國安隊長要回。隊長叫我把她管好,我說:她身體煉好了,我管她幹啥!二零零二年,老伴被非法判了四年,在離家兩百多里的監獄。我和女兒去看她,送錢和衣服給她。由於老伴的被迫害,我近七十的人,身邊無人照顧,生活上再有多大困難,都從未指責過她。我的同事朋友勸我說:「她關那麼多年,你年紀也大了,沒人照顧你,你們離婚吧,從新組織個家庭。」但我始終不離不棄,還明確告訴親戚朋友說:「我有她有」。二零零六年老伴回來後,我把煉功音樂帶當天交給她,她就可以煉功。當時老伴既驚喜又感動。二零零二年五月,老伴被綁架、抄家後,我也被帶到當地國保非法詢問到凌晨,問她與誰接觸、認識誰,來家裏的人等情況,我守口如瓶,啥都不說,就是保護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老伴又被綁架到省洗腦班迫害六個月,期間,我積極配合同修願意去幾百里外的洗腦班住下來要人,正準備去,她就被劫持到本地洗腦班,我又去了當地六一零要求放人。二零一二年,老伴被綁架到本地洗腦班。我去六一零要求放人,我說;「我這麼大年紀了,一個人在家沒人照顧,你們不放人,我就住到你們洗腦班,我把衣服都收拾準備好了,讓她照顧我。」沒幾天放人了。多年來幫助老伴接待本地和外地同修,提供食宿,主動把我住的空調房間讓給外地同學,從未怨言。從一九九五年至今,她在家期間,我們家及兩個兒子和女兒輪流提供學法環境,為同修準備拖鞋,一時間我家不能提供學法環境,一兒子每年要到外地做生意幾個月,房子就想租出去,我說:「不用租出去,孫子的六千元學費,我來承擔,作為你們的房租費,留給他們學法用。」當地六一零、國安、街道、社區等來家騷擾,我就說老伴煉功後的身體變化,冬天在看守所洗冷水澡,絕食五天回來就吃飯,你們哪個敢?來人趕快說:「你這些話千萬不要到外面去說。」二零零七年夏天,老伴被人出賣,社區和國安來了七、八個想綁架她的人,當時她不在家,我電話通知親戚轉告她不要回家,行惡的人在院壩蹲坑把守,我當著眾多民眾大聲吼,質問他們:「你們不走還想幹啥!」攆走了行惡的人,躲過了迫害。四、嚴肅對待大法修煉原來我有血壓高,高壓180,低壓80到90。二零一五年五月我走入修煉後,僅一個月時間血壓就正常了。七百多元的藥我都全扔掉,身體比以前好。可由於我看書時間少,只是聽錄音,從未發過正念,還經常應邀去農家樂遊玩,還打麻將,晚上看常人電視,沒有嚴肅對待修煉,導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食道出現咽食受阻症狀。因為我學法沒跟上,對法理解也不深,心裏就以是病,就沒對子女說,怕他們弄我去醫院,可也沒對老伴說。今年三月出現嘔吐,還動了念想去醫院檢查,想看個究竟,結果查出是食道癌假相,當時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沒信師信法,想到該怎樣就怎樣,子女叫我治療也隨和了,去治療時血壓就高,回到家又正常,持續了一星期。我覺得奇怪,悟到是師父點化不該住醫院治療,但醫生和兒子女兒堅持,我又隨和了,治療幾天我說不去了,他們說要做完一個療程,治療十幾次後,感覺到反而比去醫院前更嚴重了,進食有疼痛感。四月六日回來吐的難受,不能吃東西,我就聽師父講法。一個小時後,就能吃一大碗飯了。我要求出院,可醫院堅持再檢查一下,經檢查比原來更重,子女還想讓我住院治療,可我堅持要出院,不接受治療,現在停止了治療,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轉,由原來吃流質現在正常飲食,原來爬樓梯無力現在也不累了,不適症狀消失。兒女見狀無話可說,再也不勉強我住院了。近來和老伴學法:「西醫看呢,就是那地方潰瘍、長瘤、骨質增生或者是發炎等一些現象,它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這個形式的。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甚麼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當你把那個東西拿掉之後,把那個場打出去之後,你發現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甚麼骨質增生也沒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個東西在起作用。」[1]「但是人就吃藥或採用各種醫治方法,把病又壓進身體裏邊去了,手術也只是摘掉了表面物質空間的肉而已,而另外空間裏的病業根本就沒動,現代的醫學技術根本也動不著」[2]。和老伴切磋,加深了對法的理解和認識,使我信師信法的正念強了,加上同修幫我發正念,我現在的狀況越來越好了。感恩師父!感謝同修。http://greeting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E5%A4 … 7%A7%8B%E5%BF%AB%E6%A8%82-354583.html 公告 [站內活動] 歡慶開版回帖送苦勞值 TAGS 法輪功 明慧網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芙婷寶|健康食品|智勝王|磷蝦油|地龍粉|地龍酵素|南極寶|青春元素|膠股力|力雪達|血栓溶解酵素|蜂王漿|蜂王乳|蝦青素|蚯蚓粉|膠骨力|蝦紅素|保健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