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

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 文: 中國東北大法弟子打印 |南極寶 轉發【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使我受益匪淺,不但挽救了我的家庭,歸正了丈夫,還使我們夫妻和好如初。我的家由曾經讓人看不起的家,成了人人高看的幸福之家。修煉前,我丈夫身體不好,做過兩次手術。大夫曾跟我說過,這病能活四十多歲就不錯了,我聽後哭著走回家,心裏期盼著將來科學發達了有甚麼靈丹妙藥。九六年我接觸了法輪大法,如獲至寶,心想這回丈夫有救了。很快公公婆婆也走進修煉,丈夫雖然未修煉,但很支持我們,我們家充滿了幸福、祥和。但好景不長,丈夫隻身離家去外地做生意,生意不景氣,但他像賭徒一樣,越賠越幹,不聽勸的他還有了外遇。我知道後,在親人的陪同下找到了他,可是展現在我眼前的,卻是他和另一個女人正在他的門前擺攤賣貨呢!面對此情此景我心如刀割,淚如雨下。雖然我很心痛,但我有修煉法輪大法的基礎,我馬上冷靜下來。我看看眼前這個第三者,她是個才十九歲的孩子,我站在為她負責的角度,講了對她的利害關係。當時我的心態達到了師父所講的:「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1]我真的看到了晶瑩的淚珠掛在她的臉上。她真誠的和我說了些感謝的話,離開了我的丈夫,後來她採取了我的建議,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的丈夫也覺得挺愧對我的,決心和我好好過日子。可是事情總是不會那麼如人願的,當面對外面的不斷逼債,他選擇了放棄家庭的責任,像人間蒸發般沒了蹤影。此時的家裏亂成一團,催債的電話一遍遍響著,他用親友的房子做抵押的貸款期限要到期了,找不到他的親友把所有的怨氣都發在我和公婆身上,無奈的公婆卻怨恨我沒有把他管好。整天不給我好臉色看,我那十一歲的孩子別說吃水果了,連學校需要的費用都成了問題。面對這一切真的讓我體會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覺。但從大法中我知道,自殺是最大的罪,身體是神造的,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是神佛最不能原諒的。我可不能自殺,我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交給大法,替丈夫承擔起家庭的責任,用理解的心態面對親人及公婆的埋怨。我把丈夫剩下的貨物利用我上班的空閒時間早晚擺攤甩賣,湊錢還債。家人看我這麼艱辛,公婆及親人也積極的幫助我湊錢還了大部份外債。雖然我很辛苦,我也不敢放鬆在大法中的學法修煉,因為我知道這是能讓我走過巨關巨難的根本。在大法的法理指導下,我甚至不覺得這是甚麼苦了,每天樂呵呵的。當我真的做到了無怨無恨的時候,此時一直杳無音訊的丈夫來電話了,真修煉就是修這顆心呀,你真把心放下時,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難都能過去。我的孩子又有了完整的家庭。轉眼間孩子上了大學,可是丈夫借的外債還沒有還完。此時丈夫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孩子為補貼家用,利用放寒假的時間在我工作的超市找了一份短期促銷員的工作。過年的前幾天,由於顧客多,超市延長了下班時間,上班遠的可以打車,商家給報銷車費。那幾天下了雪,而且還很厚,兒子想打車,我勸兒子說:「我們得為商家著想,他們也不容易,咱們能省就給他們省點……」兒子不高興的說:「他們離家近的還找票子報呢!」我說:「媽媽是修煉人,要守心性。如你要打車,你就打吧。」兒子不語了,和我在雪地裏走了半個多小時才到家。兒子幹了十一天結束時,商家的經理讚賞說:「大學生的素質就是不一樣。」並獎勵了長期促銷員才能得到的年終待遇,領回了近百元的各類熟食。這在當時對於我們家不亞於雪中送炭。他父子倆也意識到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丟失的都會回補上來的,我們家享受著大法給帶來的恩澤,丈夫的心態也在悄悄的發生著轉變。後來在一次我們做生意中,有一次丈夫去銀行取五千元錢,可銀行職員多撇出一萬五千元。當時丈夫就把錢還回去了。我聽後也很感動,想起他以前平時去超市時,總是順手牽羊的偷東西,而且經常幹這樣的事兒,現在丈夫真的轉變了。我們做生意中,接觸的人都知道我是講誠信、是少有的仁義之士,都願意和我們打交道。房東家要進取暖煤,和我們借兩萬元,說給你們寫個借條吧?我們說不用。房東說:「有信仰的人就和別人不一樣。」我家的電動三輪車,周邊的人也經常借用,我丈夫也二話不說,一次鄰商鋪來借車,不小心把電瓶給燒了,修好後還車時直說對不起,我丈夫說:「沒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每當這時我就誇他做的好。二零一四年因公婆年邁身體不好,我們放棄了生意,回家照顧老人。為了給辛苦一輩子的老人舒適的環境,我們決定把家裏的房子重新裝修,為了老人的健康高價錢買環保的裝修材料,還給小腦萎縮的公公特意打了帶把兒手的床。裝修的木匠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才理解當今怎麼還會有這樣對待公婆的兒媳呢!我每天細心照顧公婆,給公公捶背、洗腳、按摩,婆婆也說這哪是兒媳呀,跟姑娘一樣。我們一直盡心照顧到公公去世。公公臨走前有一個很大的遺憾,由於江澤民盜用國家名義,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公公是親身經歷文革中迫害的人,再加上丈夫做了這些讓他不省心的事,在壓力之下放棄了修煉。在他生命彌留之際,我給他聽了師父講法和《九評共產黨》,使他明白了自己沒有珍惜大法機緣,這才是人生最大的遺憾。公公去世後,家裏來了許多親朋好友為公公送葬。看到我們新裝修的房子,放棄掙錢的生意回家照顧老人,都很感嘆,連連誇讚。讓他們看到了這一切的結果來源於大法。婆婆和哥哥姐姐都表示支持和理解我修煉,家人和親友們也從正面認識了大法。也使中共邪黨的謊言在我家沒有了市場。大法不但使我及我的家人親身受益,使我原本破碎的家庭破鏡重圓,還使我能接觸到的有緣人受益。我曾給我在外地時的房東講真相,當時她的大女兒身上長了一種「棋盤癬」,滿身都是像胎記一樣的大大小小的圓圈。她每天都給女兒塗藥,也不見好轉。我和她們講了三退保平安的事,起初她不認同,後來我又跟她詳細的講了西方聖經中說的「被打上了獸印」以及文革時的冤假錯案。她聽後同意三退。第二天早上,她母親高興的告訴我:「你說的『抹獸記』是真的呀!女兒的棋盤癬全沒了,只剩腋下有一點。」我說:「這回你們相信大法神奇了吧,你們就差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一點就沒了。」她們非常誠心敬念大法好,身體恢復了健康,讓世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我修煉二十年來,經歷了來自家庭的魔難;更經歷了江魔的「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等邪惡指示給每個大法修煉者家庭都帶來的重創。在師父的看護下走到今天,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師父不但看護著我,還看護著我的家人。丈夫在婚後查出得了先天性雙側腎積水,在孩子五個月大時,在哈醫大二院做了一側手術,做完後腎裏還有積水。因為效果不好,就沒有做另一側,所以他幹不了體力活。由於腎虛,經常鬼剔頭(就是頭上的頭髮經常缺了一塊)。但時過二十多年,偶然一次體檢時,醫生說他腎臟沒毛病。他的腎積水竟奇蹟般的好了。而且以前大夫曾說過他最多能活到四十,現在都五十多歲了,不但原來的病都不翼而飛,身體比以前更加健康了。我現在也過上了安穩的生活,丈夫在外面掙錢養家,我在家照顧八十五歲的婆婆,兒子工作也很舒心,找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女朋友,也買上了婚房。曾經讓人看不起的家庭,成了人人高看的幸福之家。真是「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我知道師父賦予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定會不負師恩,來回報師父對我及家人的佛恩浩蕩!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5/%E6%B3%95%E8%BC% … 7%9A%84%E5%AE%B6%E5%BA%AD-350213.html 公告 [站務公告] 政客日常開版 TAGS 法輪大法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PPLS|磷蝦油|蝦紅素|地龍粉|智勝王|健康食品|青春元素|膠股力|蜂王乳|蜂王漿|血栓溶解酵素|蝦青素|保健食品|力雪達|蚯蚓粉|膠骨力|芙婷寶|地龍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