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是在阻止共產黨殺人放火」

「講真相是在阻止共產黨殺人放火」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31/%E3%80%8C%E8%AC%9B%E7%9C%9F%E7%9B%B8%E6%98%AF%E5%9C%A8%E9%98%BB%E6%AD%A2%E5%85%B1%E7%94%A2%E9%BB%A8%E6%AE%BA%E4%BA%BA%E6%94%BE%E7%81%AB%E3%80%8D-356132.html【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大陸來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下令迫害法輪功,並在媒體上大肆報導一幕幕恐怖的畫面,污衊法輪功,叫全國人民遠離法輪功,還叫各個居委會的人去法輪功學員家勸他們放棄修煉。我的一位好友當時在北京市崇文區某居委會工作。二零零零年夏天,她去了轄區內的一位年輕法輪功學員堯的家裏,勸堯不要再修大法。事後好友告訴我說,一看堯就是個很善良的人,有學識,家境也好。我的這位好友是信佛的,她勸堯放棄自己的信仰,跟她一起信佛。堯說:「信仰是自由的,法輪功不是電視上演的那樣。」好友不解:「共產黨也沒殺人放火,你們為甚麼發傳單說共產黨不好呢?這不是參與政治了嗎?」堯說:「共產黨造謠污衊法輪功,比殺人放火還嚴重!法輪功能救人命,無數被醫學權威判死刑的人,學法輪功後病好了,得救了。不叫百姓學煉(法輪功),就是不叫得重病和絕症的人活。你說這不比殺人放火還殘忍嗎?發傳單是把真實情況告訴人民,別上當受騙……」好友一看沒法勸了,就離開了。好友說,學法輪功的人都很善良。一九九八年長江流域發大水,居委會號召居民捐款。一般人都捐十元二十元的,而堯捐了五百元,是那個社區捐的最多的人,連街道都知道這件事。所以當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時,那一片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包括警察,都不怎麼為江澤民的迫害賣力。多年後,我有機會在親戚家看到了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書裏是這樣寫的:「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我明白了,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就是在阻止共產黨的殺人放火。「我總算等到這一天了!」〔大陸來稿〕今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我們到鄉村講真相。下午兩點多鐘天氣炎熱,街上很少有人走動了。在經過白馬鄉一農戶家時,見一位老大爺坐在路邊一棵大樹下的一塊石板上乘涼。我們也累了,對老人說:好熱啊,我們也涼快涼快。老大爺說他那裏涼快,讓我們過去。我問:「大爺今年高壽啊?」他說今年八十三了。我就和老人談到他經歷過的五九年到六一年大飢荒。老人說:「我們隊當時一百人左右,得浮腫病的不少,餓死了二十多人,有幾家全家人都餓死了,一個沒剩。」我告訴他,那時我還小,聽父母說我們生產隊一百二十來人,死了近三十人。」我問老人:「您有文化嗎?加入過共產黨的黨團隊嗎?」他說他沒讀過書,但當過兵,在部隊學了點文化,入過團、入過黨。我就給老人講了共產黨是甚麼,近百年來它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特別是九九年以來迫害法輪功,虐殺法輪功學員,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人體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迫害佛法和佛法修煉人上天不容。告訴老人貴州藏字石的天象,老天就要滅它了。誰加入了它,向它宣誓要為他奮鬥終生,那就是他的人。天滅中共就要做它的陪葬。如果從心裏退出黨團隊組織,就跟中共邪黨沒有關係了。這也叫「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說到此我問老人:「您把加入過的黨、團退了好嗎?」老人一聽激動的說:「退!退!退!共產黨太腐敗,連個組長都要貪,不貪還當不了。」我給了老人一本《九評共產黨》,一個大法護身符和一些真相資料。他像個小孩似的高興極了,看著護身符,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小心翼翼放在上衣口袋裏。當我們要離開時他大聲說:「我總算等到了這一天了!」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青春元素|血栓溶解酵素|保健食品|超視王|磷蝦油|健康食品|地龍酵素|膠股力|膠骨力|芙婷寶|葉黃素|力雪達|蜂王乳|地龍粉|南極冰洋磷蝦油|蚯蚓粉|蝦青素|PPLS|智勝王|蝦紅素|蜂王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