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人家的苦難經歷

善良人家的苦難經歷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 … 6%AD%B7-356353.html【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市農安縣楊樹林鄉有一戶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家,主人王啟波被迫害致死,妻子孫士英、女兒王洪豔、兒子王洪岩,因為收留一位剛剛遭受九年冤獄刑滿釋放的六十多歲的遼源市老太太,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遼源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帶一大幫警察搶劫、綁架、非法刑事拘留,至今被非法關押七月餘。家裏已近九十歲的老人以淚洗面。王啟波孫士英王啟波原本是農安縣楊樹林鄉農村信用社的職工,患有陰雨天皮膚過敏、胃炎。妻子孫士英原是小學教師,患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等疾病,久治無效。一九九七年四月夫妻相繼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夫妻互相尊重,孝敬父母,遇事為他人著想,工作中不貪不佔、盡職盡責,得到同事、學生家長、鄉親們的好評。王啟波、孫士英夫妻二人的病症不治自癒,兩個孩子也相繼走入修煉,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鄉親鄰里看到他們家的變化都很羨慕,有很多人走入修煉。在當時也是茶餘飯後的佳話。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出於妒嫉法輪功利用手中權力瘋狂迫害,對法輪功栽贓陷害,中共媒體二十四小時不停的播放栽贓陷害誣蔑法輪功,使中國百姓聽信謊言,矇蔽受騙。一時間烏雲壓頂,在這種迫害的環境中,法輪功學員都經歷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王啟波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多次非法關押、毒打、勞教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當地鄉政府、派出所強行綁架王啟波到鄉黨校強迫洗腦,強制坐水泥地上,在院內跑步,不讓睡覺、長時間舉著胳膊「抱輪」。九月二十七日晚,鄉黨委書記馬寶林,派出所所長趙喜超,將其從鄉黨校綁架到縣拘留所。王啟波遭派出所警員毒打,鼻口流血、衣服被撕碎。在拘留期間,被強迫扛豆袋子,挑豆子等,每天都幹超體力的勞動,被非法拘留六十多天後,強迫交伙食費一千四百元。王啟波與孫士英被單位開除公職,截斷經濟來源。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當地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警員再次將王啟波綁架。因拒絕戴手銬,遭派出所所長趙喜超、司機曹東子等毒打,後送至農安縣拘留所,幾天後送往長春葦子溝勞教所迫害一年。在葦子溝勞教期間,管教指使犯人用鋪板子砍王啟波的臀部,四月份從冰冷的水裏撈石頭,凍得渾身發抖。後又轉入長春奮進勞教所,期間被迫害的全身長滿疥瘡,痛癢難忍。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半夜十一、二點,楊樹林鄉派出所六、七人到王家抓人,王啟波拒絕開門,僵持到第二天早上他們就撬開窗子鐵筋,強行入室非法綁架,因王啟波、孫士英不配合,拖不動就動手拽頭髮,王的二姐(未修煉法輪功)看到弟弟被打,與行兇者爭執,也被強行帶走,並將所有的法輪功書籍、資料強行搶走。被抓的五人除孩子的小姨外,均遭毒打。王啟波的二姐被打得眼皮發青,嘴唇發紫,不能行走。第二天,都被送往農安縣拘留所非法拘留。王洪岩被非法拘留七天,小姨和二姑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後放回。王啟波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孫士英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全家被勒索共計一萬多元。王啟波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致死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上午,由當地村治保主任蔣明佔、楊樹林鄉派出所所長王平、前郭縣公安局局長吳寶臣帶四、五名警察,闖入王啟波家,在沒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持槍威逼,將王啟波綁架到前郭縣公安局。在警車上,他們將王啟波毒打得鼻口流血,把電棍夾在腋窩電擊。酷刑演示:電棍電擊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郭爾羅斯蒙古自治縣法院審判長劉洪軍、代理審判員范煒旭、趙廣和、書記員胡方權等人非法對王啟波判刑。整個過程,家屬毫不知情。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家屬到長春各監獄、吉林各監獄打聽王啟波的下落,當得知在吉林省第二監獄時,家屬立刻去接見,遭到拒絕。在監獄,王啟波不放棄修煉,受盡了凌辱和迫害,獄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擔抽打王啟波的胳膊和腰部,教育科李永生強制轉化,因王啟波不背監規,李永生、孫二匣(外號)就唆使犯人王兆林將王啟波毒打一頓。在吉林省第二監獄七監區,王啟波每天二十四小時有人包夾、監視,每天坐板十四小時之多,到晚七點停止坐板。強行轉化,殘酷迫害,把床鋪板抽出來,使王啟波的臀部卡在兩邊的鋪板間,兩腿伸直,再往上壓重物、木板等,有時把木板立起來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腳踢。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監獄開始全年不讓家屬接見。兩個孩子和七十多歲的奶奶多次到監獄要求見親人,每次都被推推搡搡、罵罵咧咧的拒之門外。後樓的收發室的女警對她們還惡語相加,每一次兩個孩子都陪著奶奶是泣不成聲的返回。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啟波因在監舍內教人煉功,被關進小號嚴管迫害兩個多月;在嚴管期間,坐板、抻床(一種酷刑)、拳腳相加等。在家屬不放棄要見親人的強烈要求下,終於在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見到了王啟波,當時王啟波特別消瘦,走路搖晃,隔玻璃接見,獄警王燕波在一旁監聽電話和記錄,怕他們的迫害惡行被曝光。王啟波多次寫上訴書不服判決。監獄負責人不給答覆,扣壓申訴書。在王啟波被非法關押的前三年,在家屬多方奔走強烈要求下,也一共只見了四次。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一點多家屬突然接到監獄六監區隊長劉振玉打來的電話,說王啟波突發腦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醫院急救。家屬五點多鐘趕到時見人瞳孔放大,口腔牙齒、鼻孔都有血,內衣有血點,舌頭短硬,整個臉部青紫,已奄奄一息了。當時醫院給家屬下發了「病危通知單」。屋內有劉振玉、李永生等四五個獄警,兩個犯人。醫院用氧氣,點滴維持。當家屬問其病情,獄警說腦出血,口裏為甚麼有血?吐的。又問護理的犯人怎麼得的病?回答是晚上十點多鐘洗澡摔倒。又問為甚麼那麼晚洗澡,犯人回答勞動才收工。在王啟波奄奄一息時監獄還要求只能兩名家人護理,九點多鐘王啟波含冤離世。吉林監獄將王啟波的屍體拉到虎牛溝殯儀館,王啟波家人不同意火化並要求把屍體帶回家鄉,遭獄警誘騙、威脅,最後獄警將王啟波的屍體強行火化。當時在殯儀館有一輛帶有「司法」的轎車,還有一輛警車,共十多名警察,其中有吉林省司法廳副廳長劉振宇。孫士英遭受的迫害孫士英女士曾被非法拘禁兩次,劫持強制洗腦兩次,拘留四次,勞教一次,並被非法開除公職至今。孫士英在洗腦班裏被強迫讀誹謗大法的報紙,坐水泥地,在校園跑步,晚上不讓睡覺,煉「頭頂抱輪」到半夜。二零零三年三月當地派出所警察用工具將孫士英家門鎖撬壞強行將她綁架,家被翻得一片狼藉。公安局一警察用橡皮膠棒把她的臀部、兩腿、兩腳打得青紫,又將她銬在後面的兩手向前掰。在拘留所裏繼續提審毒打她,將她頭髮拽掉,用拖鞋抽打,直到打倒在地。同年十一月當地派出所又將她綁架,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後又被非法加期五天。在勞教所被迫每天做十四、五個小時的奴工,收工後不讓睡覺,強行轉化。一次大隊長用皮鞋踢打,用電棍輪番電,電了一下午直到電棍沒電,並叫囂去別的大隊借電棍。一直連續幾天後,導致兩腿、腳發熱、電麻、僵硬、疼痛、上下樓吃力,從此孫士英日漸消瘦,在身體行動艱難的情況下,生產大隊長還強迫她出工。從勞教所回來後,一到所謂「敏感日」,鄉黨委、派出所、單位領導等騷擾、監視、抄家等。因屢遭騷擾、綁架、迫害,被迫低價賣掉房屋,背井離鄉。弟媳楊淑梅被迫害失憶、幾近癱瘓王啟波的弟媳楊淑梅,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照 「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淨化了,恭敬公婆,呵護晚輩,在中共的迫害下飽受流離之苦和煉獄的摧殘,陷冤獄致嚴重失憶、幾近癱瘓。一九九九年十月,楊淑梅第二次進京上訪,被農安縣中共不法人員強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因煉功,楊淑梅開始時被大隊長張桂梅用竹板打腦袋,打耳光;又被管教馬天舒、於波先把雙手用皮帶綁在床上坐在地上吊了一天;後又綁在床上抻成「大」字型,吃飯及大小便均在床上,整整十二天才放下來。楊淑梅堅持煉功,惡警馬天舒拿起電棍不停的電著她的頭和臉,惡警於波在旁邊連踢帶打,使她站不穩,直撞牆,電得楊淑梅上牙打下牙,身體直哆嗦。馬天舒累了,大隊長劉連英和於波接著用兩根電棍同時電她腦袋、脖子、臉、乳房、腋下、全身手腳都電遍了。楊淑梅被電完後嘴合不上了,流著血水,淌著眼淚,滿臉大黃水泡,臉腫得面目皆非。第二天,劉連英還嘲笑她。法輪功學員們傷心地痛哭,開始絕食抗議,寫上訪信、控告信。楊淑梅經過勞教所殘酷迫害後,知道這場鋪天蓋地的全國性打壓全部源於一言堂的媒體謊言宣傳。她開始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迫害,幫助人們看清真相。二零零一年九月末,她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誣告遭綁架,楊樹林鄉派出所王大胖子、李金昌等三人把她強按在桌子上,強行把她的雙手背過去扣上(背寶劍),還用四個啤酒瓶子撐住。第二天,王明章、姜興州兩人拿手銬、腳鐐連打帶罵強行把她扣上。中午,喝得醉醺醺的惡人們又開始瘋狂的打她,把她打倒再拽頭髮把她拽起來,逼到牆角坐在椅子上,左右開弓打耳光。任萬璽邊打邊說:告訴你,對你們怎樣都行。楊淑梅被打得臉腫了,眼睛充血。楊淑梅絕食八天,在惡警送她去勞教所途中成功走脫,從此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七年,二哥王啟波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因為惦念年邁的公婆,楊淑梅逐漸結束流離失所的生活,回家照顧公婆,操持家務,使這個家又其樂融融,慢慢走出失去親人的陰影。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晚,農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反恐大隊伙同楊樹林鄉派出所到楊淑梅家非法抄家,楊淑梅鞋都沒穿就被綁架走了。不久,楊淑梅被偷偷判刑四年,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也不給判決書。三年零七個月中的長期綁床上打毒針、坐小板凳等殘酷迫害,使楊淑梅已嚴重失憶、思維混亂、口齒不清,四肢僵硬,不能獨立行走。行善又遭綁架構陷孫士英與一雙兒女及整個家族從漫長十八年的迫害中走過來,所經歷的淒楚與堅忍是難以想像的,現在兩個孩子漸漸長大,他們沒有因為慘無人道的迫害而憤世,沒有因為社會無辜不公的摧殘而消沉、墮落,他們一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忍讓寬容,不怨不恨。王洪岩學業有成,是一名優秀軟件高級工程師,業績出色,是單位一項目經理,德才兼備,年輕有為,接觸過他的人無不稱讚。兒子王洪岩女兒王洪豔王洪豔在一超市收銀,得到老闆賞識、信任,過年時,給王洪豔一千元的獎金和物品。老闆說,所有錢物都交給她處理,我甚麼都不用操心。然而揪心的事情再次發生: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那天是遼源市法輪功學員呂永珍女士九年冤獄刑滿釋放的日子。孫士英一家人出於善心,頂著壓力收留了62歲的呂永珍女士。呂永珍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種種殘忍迫害,如:吊掛、抻床、毒打、四肢被綁上繩子懸空抻起、警察還叫一個人趴在呂永珍身上壓。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十點,長春市寬城公安分局、蘭家派出所、遼源市610、國保,農安縣國保等一大幫人非法綁架、抄家,這些人進屋後,未出示警察證、搜查證件,不容分說直接將孫士英母子按倒在地,並給她們強行戴上背銬,接著便強行搜查家裏所有物品。當時被綁架的還有剛剛出獄的呂永珍老人(現已回到家中),和王洪岩的嬸嬸,其嬸嬸因修煉法輪功曾在監獄被迫害的不能行走,頭腦理智不清,失憶狀態,寬城區公安局非法以取保候審形式通知家屬接人,並索要二千元押金放人。現在王洪岩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王洪豔與母親孫士英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至今已有七個多月。目前所謂「案件」仍在長春朝陽區檢察院公訴科處滯留(主要辦案人叫呂金明),此案曾被檢察院退回到寬城區分局一次,後又被分局送到檢察院。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殘,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家人親友在四處奔走呼籲所參與抓捕孫士英母子三人的警察,以及參與審查此案的檢察院人員,秉持公正,維護這個社會急需的善良,讓孫士英母子三人回家。從自己做起、從現在做起,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正、公平的生活環境。中國百姓希望中國的法制能夠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等執法人員都能遵照憲法和法律依法辦事,儘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檢法司人員應有的尊嚴。請所有海內外正義人士幫助制止這場非人性、血腥的迫害;也希望參與迫害的警察們看清形勢,不要助紂為虐,為自己將來著想,給自己留條後路。 公告 [站內活動] 郭靜登場!抽專輯 TAGS 明慧網 法輪大法 法輪功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蚯蚓粉|地龍酵素|葉黃素|PPLS|蜂王漿|蝦紅素|保健食品|超視王|青春元素|力雪達|健康食品|南極冰洋磷蝦油|芙婷寶|膠骨力|血栓溶解酵素|蜂王乳|蝦青素|膠股力|地龍粉|智勝王|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