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神聖的使命 特殊的緣份(上)

明慧法會|蝦青素神聖的使命 特殊的緣份(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0/%E6%98%8E%E6%85%A7%E6%B3%95%E6%9C%83-%E7%A5%9E%E8%81%96%E7%9A%84%E4%BD%BF%E5%91%BD-%E7%89%B9%E6%AE%8A%E7%9A%84%E7%B7%A3%E4%BB%BD%EF%BC%88%E4%B8%8A%EF%BC%89-356205.html文: 大陸大法弟子打印 |南極冰洋磷蝦油 轉發【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慈悲偉大的師父您好!同修們好!生在大法洪傳的時代,幸遇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和榮耀。這一世中,我和警察、軍人緣份最深。我的父親曾經是一名海軍軍官,轉業後被安排到公安部門工作,父輩們大部份都是當過兵的、當警察的。妹妹、妹夫、外甥有的也是警察。更奇怪的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學中警察佔了四分之一。高中畢業後的第二年,我也成了一名軍人,後來成為一名軍官。成家了,岳父也是警察。轉業後到地方工作,我們這個單位從經理到部門負責人大部份都是轉業軍人。我們以前的居住小區住的都是一個部隊的。那時候,我曾經以我的親屬都是警察、我是當兵的而自豪。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我的夢幻一下子被擊碎!那天市公安局抓捕了幾十名法輪功輔導站的輔導員。第二天我和大家一樣,一大早來到市政府和平請願,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八點鐘左右,警察開始清場,打人,抓人。我當時被一個大個子警察毆打,他用重拳猛擊我的頭部和後背。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年男學員被警察從台階上打倒在台階下……中午,在廣場中央,我看到一位過去的戰友、現在的派出所警察在追趕著一位法輪功學員毆打,拳頭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猛搗著,一個轉業到看守所的警察也在廣場上追打學員,為了迫害法輪功,當局調動了全市的警察。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至今,我們這個城市已有一百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有軍中的將軍、有離休的老團長、有檢察官、國家優秀公務員、老師、工程師、醫生等等。在中共的謊言欺騙下,有多少人昧著良心參與迫害、殘酷折磨著好人。我發現昔日的同學、戰友為了名利和一點獎金迫害法輪功不擇手段,他(她)們的惡行被記載在明慧網的「惡人榜」上。從那一刻起我就發願:向世人講明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救度和挽救被中共謊言毒害的眾生。下面就我向昔日的戰友和警察講真相的一些片段,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與司令員擦肩而過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後,中共開足了馬力栽贓陷害、造謠誣蔑法輪功,所謂的「自殺」、「殺人」、「殺父母、妻子」、「剖腹找法輪」、「不讓吃藥死了一千四百人」等等,電視台一天二十四小時滾動播放。真是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世人被謊言毒害著,仇視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為被矇蔽的國人著急,想著怎樣能讓他們知道甚麼是真正的法輪功。一天午休的時候,我在公司前的林蔭道上散步,看到司令員向我這邊走來。他是中將軍銜,今天穿的是便裝。我想和他打招呼,然而,一種力量似乎在阻止著我開口。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我與他擦肩而過。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見到他。這成了我至今最遺憾的事,我失去了一次最好的講真相的機緣。講起來,我和司令員是有緣的。八三年,我們部隊搞「師團營連」四級幹部培訓,我是軍事教官。這次集訓司令員非常重視,他親自觀看教官的授課情況,並提出修改建議。是甚麼原因阻止我開口講真相救人呢?挖挖根源,是「怕」心,怕被迫害的心在阻擋著我。迫害剛剛開始的時候,一次,在公交車上,一位在派出所的戰友當著一車人的面,問我:「你煉的是甚麼功?」當時,我沒有敢回答。這個「怕」,是嚴重的障礙!不能再叫有緣人失去被救度的機緣。我決心一定要把怕心去掉!旅政治部主任說:「文章寫得真好,水平真高!」一天,在街上見到了旅政治部主任。講不講真相呢?我的本性的一面告訴我:必須講真相!政治部主任是管幹部的,我在部隊的時候曾被評為優秀政治教官,也在參加總參謀部的訓練改革中因指揮訓練和實彈射擊成績優秀而立功。於是我告訴主任,我因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被迫害。主任說:「我們家的報箱裏,經常有人給送材料,我看啦。文章寫得真好,水平真高!」這位主任的水平不低,他能夠不被中共謊言所迷惑,我真為他高興。分手時我送給他一張揭露中共「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的光盤,叫他回家看看。他很高興的把光盤收下。真得感謝那些發資料的同修們,是你們的真相資料打開了主任的心結,讓他明白真相得救。旅參謀長說:「這說明法輪功沒有錯,政府錯了!」十年前,在市政府附近見到了旅參謀長。我告訴他:「我因為修煉法輪功,準備進京和平上訪,要求中央停止迫害法輪功,結果在火車站被警察綁架。我被四名警察打倒在地,警察對我刑訊逼供,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十天後被釋放。」我告訴他,進京上訪被截獲的法輪功學員大部份被非法勞教、拘留、罰款、開除公職、判刑等,在關押期間,普遍遭刑訊逼供、酷刑折磨。參謀長說:「政府這麼嚴厲鎮壓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還到北京上訪,這說明法輪功學員沒有錯,錯的是政府。我們的政府真得好好的檢查檢查自己,看看到底哪兒錯了。否則,一個公民絕對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上訪的,一定有冤才這麼做的!」參謀長是一個很有思想的人,他的老岳父在部隊精簡前是我們部隊的師參謀長。像參謀長這樣能夠深明大義、能夠明辨是非的人在中國大陸確實有很多。一晃十年過去了。那天我和妻子到早市買菜回來,路上又巧遇參謀長。他已經退休,看上去有點老了,但很有精神。參謀長對我妻子說:「他(指我)煉法輪功在我們部隊是出了名啦!他是我們旅最優秀的炮兵指揮幹部。」說話間,又過來一位部隊的戰友,旅衛生隊的吳軍醫。我和他在一個樓住了十幾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同他講過幾次真相,他都不太接受,後來慢慢有所改變。參謀長有糖尿病,吳軍醫身體也不好,好像是因病退休。我送給他們倆人各一個翻牆軟件光盤。我告訴他們看看真實信息,看看大法書對他們的身心都有好處。用翻牆軟件上網打開明慧網能看到大法書籍。我修煉二十多年了,一身的病不治而癒。二十多年來不需要吃藥了。參謀長說:「好,回去看看。」與他們分手後,妻子說:「你和他們天地之別,你紅光滿面,精神飽滿,臉上沒有皺紋,沒有老年斑,顯得年輕、健康。他們怎麼老成這個樣子?」其實,他們比我也只不過大五、六歲,可看上去都是小老頭的模樣,臉上布滿了皺紋。我告訴妻子,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已經闡明了,師父說:「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妻子連連說:「不一樣,真的不一樣啊!」開國將軍之子──軍炮兵指揮部主任:「我退!」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下午,我在奧林匹克廣場前遇到了十多年未見面的參謀長,他後來調軍炮兵指揮部任主任。寒暄幾句後,我便說:「參謀長,有件事得告訴您。您看現在天災有多少?二月南方大雪,緊接著手足口病,五月汶川大地震,接著南方大水,災難一個接著一個。天災示警,退黨保命。」參謀長說:「我申請了幾次(指退黨),不批。」我說:「我給您起個『軍中緣』的筆名退出來吧?」參謀長很堅定的說:「好,退出來!」參謀長是將軍的後代,五五年第一次授軍銜,他的父親被授為少將軍銜,是開國將軍。這位參謀長是高幹子弟,深知中共高層的腐敗和中共即將滅亡的趨勢。真為他的選擇而高興。我知道以前他的身體一直不好。臨別時我祝他平安,並告訴他:危難之時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參謀長說:「謝謝!」師政委向我雙手合十回家時路遇政委,他後來調到其它部隊任師政委。見面問候後,我給他講真相,我說:「修煉法輪功沒有錯,公民有信仰的權利。憲法賦予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中共鎮壓法輪功是中共在犯罪。」我講完後,政委甚麼話也沒有說。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雙手合十,向我敬佛家禮!其實政委非常清楚,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我們地區陸、海、空三軍中都有修煉法輪功的,有許多將軍、首長和他們的親屬都修煉法輪功。我們的師父曾在這個城市多次傳法,師父傳法期間,北京的將軍還專程來到我們這個城市參加師父的傳法班。那個時候,軍人、警察大法弟子都是穿著軍裝和警服聽師父講法和洪法的。那時候,每到週六,我都參加本地的一所軍事院校的學法小組學法。這家的主人是一位師級軍官。大嫂非常熱情。他們家的房子是一個獨立的日式建築,五、六個房間,一個大廳。遠遠的就能聽到大法的音樂《普度》、《濟世》,小院裏充滿了慈悲、祥和……我們這個學法小組有好幾位都是大校軍銜的師級軍官,他們都是這所學校的領導。據說,這所學校有一、二百名軍官和學員、士兵在修煉法輪功。這是中國大陸最著名的一所軍事院校。我們這個小組還有一位離休的老團長,每次學法,他都穿著一身軍裝,乾乾淨淨的,紅光滿面,像小伙子一樣有朝氣。每當回想起那段時光,心裏都是甜甜的……九九年中共打壓法輪功後,軍隊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是非常嚴重的。那時的軍隊是江澤民任軍委主席,軍隊中買官賣官、走私販私,軍隊的賓館酒店裏包養娼妓都是公開的秘密,軍隊被江澤民搞得已經腐敗透頂,遠甚於地方!那位老團長曾患有糖尿病,修煉後痊癒。中共打壓後,他和老伴多次被綁架、抄家、罰款。在派出所警察抓著他的頭髮往牆上撞,打耳光,把他打倒在地,鼻子鮮血直流,那時,他七十多歲了。二零零七年他被單位軟禁八天,不能大便,回家後經常摔跤,精神恍惚,後來發展成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六歲。本地的一位將軍,一生研究馬列理論,遇到大法後從一個無神論者成為法輪功修煉者。這在軍內外影響很大。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打壓,幹休所連開三次黨小組會對他實施高壓迫害,強迫他放棄修煉,導致這位將軍出現腦血栓,於同年十一月含冤辭世。一位軍校女老師,技術副師級。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戴手銬、腳鐐、黑頭套等,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投入女子監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我們地區許多修煉法輪功的軍事院校的軍官有的是正師級的,只要堅持信仰「真善忍」就被強迫脫下軍裝轉業。警察說:「功名利祿全放下,日夜傳送神的消息」我的一位戰友轉業後,在派出所當中隊長。一次去另一位戰友那遇到他,一屋子的人正在玩撲克牌。我就找機會給他們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聽畢他說:「有一點不理解,你們到處講是在搞政治。」我說:「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我因為上訪被勞教三年、開除公職、罰款、遭警察刑訊逼供、毆打。我向政府,向民眾講清真相,這不是搞政治,這是做人的最基本權利。」他無語。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與一位戰友交談。那時候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很多,他說,有個階段他的妻子到美國的哥哥家探親去了,幾個月後才能回來。他的領導叫他到北京去抓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獎金補助很多,許多去北京的警察都發了一筆財,他沒同意。他私下對朋友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而且有很多都是老人,煉功強體,祛病健身,我不去抓他們,我不掙抓法輪功學員的錢,要拿獎金,有本事去對付黑社會,抓刑事罪犯。」那天我們談了很多,他說:「我的兒子到八歲的時候,我就把他送到美國去,在中國把孩子就毀了。現在讓他學習漢字,他的根不能丟。」他說:「聽報社的朋友講:報社有幾個人,專門寫法輪功的文章,都是受上面指使的。」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這些御用筆桿子昧著良心造謠,惡毒攻擊、誣蔑法輪功,起的作用是最壞的!他是從地方大學畢業後考入軍校的。轉業前在連隊任指導員。分手的時候,他與我握手,他叫我多保重,最後笑著說:「功名利祿全放下,日夜傳送神的消息!」他知道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講真相傳福音是為了救人。我真心為他祝福。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微笑著離去。(待續)(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公告 [站內公告] 卡提諾FAQ 有問題?看FAQ就對了! TAGS 明慧網 法輪大法 法輪功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磷蝦油|青春元素|血栓溶解酵素|力雪達|智勝王|健康食品|蜂王漿|地龍酵素|葉黃素|蝦紅素|芙婷寶|PPLS|超視王|保健食品|蚯蚓粉|地龍粉|蜂王乳|膠骨力|膠股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