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四十年春運八大變遷

改革開放四十年春運八大變遷 改革開放四十年春運八大變遷2018-02-06 11:05:44 來源: 新華網新華社北京2月6日電題:改革開放四十年春運八大變遷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齊中熙、樊曦、趙文君  新春日近,春運漸忙。把時間的縱深拉長,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的春運,我們能發現發生了哪些巨大的變化?  ——變遷一:從1億到近30億,規模擴大30倍  翻閱新中國春運歷史,最早可上溯到1954年。當年,“春運”二字第一次出現在媒體上,有關方面也確定了“以鐵道部統一指揮協調,必要時請黨中央、國務院要求各省市自治區及解放軍協助”做好相關工作的原則。  春運真正成為一個社會關注焦點,還得從改革開放開始時算起。改革的春潮讓中國人口得以大規模流動,收入的提高讓人們有閒錢旅遊,民工流、學生流、探親流、旅遊流開始在春運匯聚。1979年,我國春運歷史性突破1億人次。“一票難求”成為此後每年春運的焦點。  2018年春運,預計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29.8億人次,與去年基本持平。四十年間,春運規模擴大了30倍。  ——變遷二:時速40公裏到350公裏,高鐵壓縮時空距離  經歷過十幾年前甚至更早春運的人不會忘記綠皮車。那一節節車廂寄托著對家鄉的思念,也承載著歸家路途的艱辛,不僅僅是車廂的擁擠,還有走走停停緩慢的速度。那時,全國鐵路平均時速不到40公裏。  2007年4月18日,首趟時速200公裏動車組列車在上海站始發,我國由此邁入動車時代。現在,全國鐵路營業裏程達12.7萬公裏,其中時速在250公裏以上的高鐵超過2.5萬公裏,居世界第一。  如今,時速350公裏的“復興號”高鐵動車組越來越多。從北京到上海大約1300公裏的距離,幾十年前幾乎要一天一夜,現在最快只要4個多小時。高鐵將時空距離大大壓縮。  2018年,隨著3038公裏新建高鐵加入春運,鐵路整體發送人數至少增加3000萬人次,其中約6成是乘高鐵出行。  ——變遷三:從“小窗口”到“大數據”,顛覆購票方式  “買票”是幾十年來春運永恒的主題。但如何買票這些年有了天壤之別。  中國鐵路總公司客運部副主任黃欣以前在廣鐵集團工作,20多年前就開始從事春運客運服務。據他回憶,那時廣州站前密密麻麻的排隊人群能甩出幾公裏外。到了夜裏,人們帶著鋪蓋卷在售票窗口前打地鋪通宵排隊。  如今,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新一代鐵路客票係統的研發使用,人們通過網絡“動動指尖”即可購票。  “12306現在日均頁面瀏覽量達到556.7億次,最高峰時頁面瀏覽量達813.4億次,1小時最高點擊量近60億次,平均每秒約165萬次。處理能力達到每天1500萬張。”鐵科院電子所副所長朱建生説。  現在,互聯網包括手機APP售票量佔總售票量的6成以上,大城市超過8成。  ——變遷四:從“戰場”到“機場”,候車環境天壤之別  “就像打仗一樣,在車站幾十天不能回家,每天在車站廣場和候車室疏導人流,生怕出事。”每當提起當年的春運,已經退休的北京西站原黨委副書記姚鴻仁仍然心有余悸。  黃欣回憶當年“驚心動魄的場面”説,那時車站、候車室全是人啊,密密麻麻的人頭看著嚇人。人們像潮水一樣,一撥“潮退”後候車廣場滿是擠掉的鞋子。  “一到春運,每天一睜眼最怕就是聚集在車站裏人群走不了,發生踩踏這樣的事故,每天膽戰心驚。”黃欣説。  當年春運時的火車站猶如“戰場”,讓現在坐慣了高鐵的人難以想象。如今的高鐵車站已經跟機場差別不大,更多人喜歡算計好時間到達車站,通過電子設備自行打印車票,然後可以逛逛裏面的商場買點特産,或者坐下來喝杯咖啡候車。  ——變遷五:從“忍饑挨餓”到“網絡訂餐”,“互聯網+”上列車  “在火車上還能吃到熱乎乎地道的紅燒肉,以前真是不敢想!”春運期間,家住包頭的常先生在北京至呼和浩特的Z315次列車餐車上樂呵呵説道。  今年春運,呼和浩特鐵路局集團針對不同層次需求,率先在Z315/6次、Z317/8次列車推出“中式快餐”預訂和送餐服務,讓旅客盡情享受“舌尖”上的春運。  火車吃飯是個大問題。過去的綠皮車,能上去已經不易,要想在車上吃上熱飯熱菜是件奢侈的事兒。隨著乘車環境逐步改善,人們能吃上列車供應的盒飯,更多人選擇自帶幹糧。  據一些退休的鐵路列車員回憶,那時帶什麼的都有,有帶烙餅大蔥的,帶飯盒的,後來帶面包、火腿腸、方便面的越來越多,條件好點的甚至帶上燒雞啤酒。列車上有一節餐車,還有小推車送的盒飯,每趟車最便宜的盒飯總是賣得最快。  現在,列車上的盒飯越來越豐富,從15元到七八十元的都有。去年夏天開始,鐵路推出了動車組列車互聯網訂餐服務,人們在高鐵列車上的餐飲更加豐富了:不僅有肯德基、真功夫這類快餐,還有牛肉面、獅子頭、鹽水鴨等地方特色美食。  ——變遷六:從“繞來繞去”到“四通八達”,回家之路更輕松  在人們記憶中,春運總是和鐵路列車緊緊聯係在一起。其實春運公路出行才是“大頭”。在今年近30億人次客流中,鐵路運送的不足4億,80%以上都通過公路回家。  因為有了公路,我們再不用搭拖拉機甚至馬車,而是開上了小轎車、坐上了大巴;因為有了橋梁,我們再不用坐小渡船;因為通了隧道,我們再不用在大山裏繞來繞去……如今,四通八達的路網讓回家之路越來越輕松、快捷、安全。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每百平方公裏的公路密度只有9.1公裏。現在,這一數字擴大了5倍多,達到每百平方公裏48.92公裏。  我國高速公路直到上世紀80年代才開始建設。1988年,滬(上海)嘉(嘉定)高速公路通車,標志著我國高速公路零的突破。1999年,我國高速公路裏程突破1萬公裏,去年達到13.6萬公裏,高速公路已覆蓋全國97%20萬以上人口的城市及地級行政中心。  ——變遷七:從“鍋碗瓢盆”到“快遞上門”,行李越少越輕松  無論你是通過什麼方式回家,總要帶上行李。這些年,人們的行李也發生了很大變化。  往前倒十年,火車站、長途汽車站裏,那種“你挑著擔,我牽著孩兒,鍋碗瓢盆和鋪蓋卷全帶上,行李裏面就是一個小家”的鏡頭到處都是。務工回家的人們盡可能帶上更多回鄉的年貨,還有不忍丟棄的生活用品。  如今,春運中,人們肩上的擔子越來越輕,步履也不像以前那麼沉重。行李少了,一方面説明生活好了,城鄉差距縮小了,以前只有城裏能買到的東西如今農村也有了。另一方面,蓬勃興起的電商充當起了年貨的“搬運工”。  據國家郵政局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監管研究處負責人介紹,現在越來越多人提前網購年貨,人還沒到年貨先到。去年春運期間每天有超過1億件的包裹在路上,其中6成以上都是年貨。  ——變遷八:從“回家”到“旅遊”,春運范圍遍全球  老話講“有錢沒錢,回家過年”,無論路上多辛苦,過年是一定要回到家鄉和父母身邊。近些年來,帶上家人出去旅遊過年漸成時尚,北方人南下“取暖”、南方人北上“貓冬”,甚至舉家出國旅遊的越來越多。  2017年春節期間,全國共接待遊客3.44億人次,同比增長13.8%,今年這一數據只多不少。  據攜程旅遊預測,2018年春節將成旅遊過年、出國過年“史上最熱”春節,出境遊人數在600萬以上,出行涉100多個出發城市,到達全球60多個國家、280多個目的地,最遠抵達南極。 公告 [站內活動] 抽袁詠琳簽名專輯

人民的聲響震撼政府讓我們知道真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