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堅持正信 在迫害中離世的老年法輪功學員

因堅持正信 在迫害中離世的老年法輪功學員 和平鴿帶去親人們對離世老人們深沉的悼念。(明慧網圖片)【大紀元2018年02月09日訊】當得知兒子高一喜遇害的消息後,姜自香老人嚎啕大哭,自那以後一天吃不上一頓飯,身體日漸消瘦。她整天擔驚受怕,怕家裡再有親人出事,天天以淚洗面,精神恍惚。2017年12月18日晚6點,老人離開了人世,享年88歲。在經受了多次的恐嚇後,80歲的龍玉海狀態變得更糟,生活上完全不能自理,人瘦成了皮包骨。那時他被誣判了三年,將遭受「監視居住」。他和老伴不得不再次拖著傷殘的身體流離失所。三個多月後,2017年12月6日早上7點,老人在漂泊中離世。根據明慧網從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21日報導的消息,據不完全統計,全國1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有62名法輪功學員在2017年被迫害致死,其中60歲以上離世的老人有28位,占離世者總人數的43%以上,其中逾80歲的老人有2位、逾70歲的有8位、逾60歲的有18位。他們是:姜自香,88歲,牡丹江市人;龍玉海,80歲,成都人。董永慧,79歲,山東濱州市人;祁慶元,74歲,遼寧省遼陽市小祁家鎮小祁家村居民;霍潤芝,73歲,吉林省農安縣人;李秀紅,73歲,北京人;孫玉發,72歲,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人;王其家,71歲,吉林省長春市人;李明祥,71歲,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土坡鄉李集行政村營子自然村人;黃海林,70歲,湖北黃石大冶市還地橋鄉人。陳凌梅,67歲,河北省涿州市人;杜景琴, 67歲,遼寧撫順市人;馮娟,67歲,福建省佛山市居民;何先珍,67歲,四川西昌市市民;耿仁娥,66歲,遼寧大連甘井子區居民;田玉梅,66歲,吉林省洮南市人;唐淨梅,66歲,江蘇南京市居民;邢西美,66歲,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人;黃國棟,66歲,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民;于桂香,65歲,吉林長春市人;李福琴,65歲,山東省濰坊市人;楊淑文,65歲,遼寧大連市金州區人;朱維英,65歲,安徽合肥市人;路遠峰,63歲,遼寧瀋陽市于洪區朝鮮族鄉人;萬銘芬,63歲,甘肅省白銀市居民;呂瑞珍,62歲,廣西陸川人;柴玉蘭,62歲,河南省孟州市趙和鎮蘇莊村人;郭道友,約60歲,河北省秦皇島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左起):路遠峰(63歲)、黃國棟(66歲)、杜景琴(67歲)。(明慧網圖片)在這些老年法輪功學員中,有的是在監獄遭受酷刑折磨致死的;有的是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後,送回家不久後離世的;有的是因為親人被迫害致死,身心受到摧殘含冤離世的;有的是為躲避迫害,在被迫流離失所期間離世的;有的是遭受當地公安局、「610」人員不斷地騷擾、恐嚇,在憂慮和擔心中離世的,等等。法輪功是修心重德的上乘佛家修煉法門,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在中國大陸公開傳出,至今已洪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在全世界公開發行。李洪志先生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法輪功自問世之後,使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身心受益。鑒於李洪志先生為人類做出的卓越貢獻,法輪功獲得了世界褒獎三千多項。然而,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群體滅絕性的迫害,它操控了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長達至今持續十九年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奪走了不計其數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生命,仍非法關押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使他們的家庭支離破碎。這場迫害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她曾有個幸福的家享年88歲的姜自香生前住在牡丹江市穆稜市穆稜鎮河北村,她曾患胃病、敗血症、舌癌,全家人為此愁容滿面。自從一家人修煉法輪功後,姜自香全身的病神奇般痊癒,大女兒高秀榮的胃癌也好了,小兒子高一喜患有導致他幾近失明的青光眼病也康復了,一家人幸福美滿。然而,自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大女兒因堅持信仰被公安非法關押、遊街、勞教。警察三番五次來抄家,丈夫高吉瑞受驚嚇心碎而死。2016年4月19日晚,牡丹江國保撬門抄家,45歲的小兒子高一喜被綁架。10天後他離奇身亡,遺體遭強行解剖。姜自香的兒子、法輪功學員高一喜。(明慧網)2016年4月19日晚上10點,牡丹江國保支長等人撬門闖入高一喜的家,抄家翻錢,將高一喜和其媳婦孫鳳霞綁架。在兩次審訊中,高一喜對指控他的所謂罪名否認並拒絕回答提問,他說出只有「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被警察記錄在詢問筆錄中。姜自香得知消息後,4月21日至25日,幾次領著16歲的小孫女高美心從穆稜趕到牡丹江,幾經周折才找到了立新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老人家一把拽住呂洪峰哭著說:「我要我兒子、兒媳,他們犯什麼罪了?憑什麼抓他們?你快把他們放了吧!」呂洪峰使勁一甩,把老人甩在旁邊的椅子上,差點倒在地上。之後,他揚長而去。4月29日中午,祖孫倆來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醫院。姜自香又趕緊領著孫女邊打聽邊趕往公安醫院。從下午1點到晚上9點,祖孫倆在公安醫院病房門外哭訴著,苦苦哀求著,警察就是不讓她們見高一喜。看守的警察蠻橫地驅趕、恐嚇她們:不離開就報110抓人,並威脅要家屬拿出5,000元醫藥費。多日來擔驚受怕、時刻惦念小兒子安危的老人終於支撐不住癱倒在地,警察卻無動於衷。有好心人看著她們可憐,給拿來一些吃的。4月30日上午,即在祖孫二人被一群人驅趕回家後的第二天早上,牡丹江公安醫院宣布高一喜「猝死」。自小兒子被抓走後,姜自香每天都在痛哭,牽掛著小兒子、小兒媳的安危,家人不敢把這個噩耗告訴她。最後,老人還是知道了兒子遇害的消息。不久後,老人悲愴離世。圖為姜自香老人(中),左邊為二女兒、二兒子,右邊為小孫女、二女婿。(明慧網)他被迫多次流離失所2014年11月30日,成都兩位老年法輪功學員龍玉海與郭淑雲在仁壽縣清水鎮公路旁,將台曆和關於法輪功真相的資料送給鄉親們。當時他們遭人舉報,清水鎮派出所出動警車,動用武力綁架了他們。2015年1月下旬,龍玉海與郭淑雲被仁壽檢察院構陷,被起訴到仁壽法院。法院準備年後對他們開庭。在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下,龍玉海的神志已出現了恍惚狀態,郭淑雲的視力幾近失明而且耳聾。在過年前三天他倆被迫離家出走,近半年後才回到家。仁壽清水派出所還在網上通緝他倆。2016年6月左右,仁壽縣清水派出所的所長和指導員來到龍玉海夫婦家將他們兩人抓走,把他們帶到仁壽醫院做了幾項檢查。因為他們的血壓都高,不被看守所接收。兩個月後,成都仁壽法院準備對他們開庭,龍玉海受到驚嚇後神志又出現了不正常狀態,郭淑雲的視力模糊,已看不清東西了。他倆只好再次離家出走三個月。2017年6月28日早上10點,從仁壽法院來了八個人到他們家,要對他們進行所謂的「開庭」。他們對龍玉海和郭淑雲的家人說:「這只是走走形式。」當時兩位老人基本上生活不能自理了。一個多月後,所謂的「判決書」下來了。郭淑雲被誣判四年,龍玉海被誣判三年,兩人被非法罰款四千元人民幣。法院讓他們到醫院開證明,然後再研究他們夠不夠條件監外執行「監視居住」(在家被監視、不得自由外出)。兩位老人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再度流離失所。在外漂泊了三個月後,2017年12月6日早上7點,龍玉海淒然離世,享年80歲。善惡有報是天理親友們在對姜自香老人的悼詞中說道:「您在世間走過了88個春秋,經歷了無數的風霜雨雪,依舊堅守『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善心助人、誠實守信、勤勞節儉、寬容忍讓。您的美德也影響著兒孫們,使他們也都成為真誠樸實而又親切善良的好人。「我們知道,您心裡最惦念的是您的小兒子、您最疼愛的老么高一喜冤死快兩年了未得昭雪。他僅僅因為堅持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講真話,幫助人們看穿中共謊言,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就被警察非法抓走,10天後離奇死亡。⋯⋯「但請您相信,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現在迫害法輪功的高官薄熙來、周永康、王立軍等首犯已在天理報應中被查辦入獄,其他繼續行惡者也都面臨天理與法律的清算。您兒子的冤屈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昭雪,人們將會看到正氣善良得以伸張,一切都將真相大白!「而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在幫助自己兒子討還公道,您也是在為社會驅邪扶正,弘揚正氣,為更多人爭取一個做好人的權利。……您經歷的苦難將化作無限的福德,您將享受未來的永恆美好與光明!」#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http://www.epochtimes.com/b5/18/2/9/n10129435.htm 公告 [活動公告] 全民奪寶GO第五屆 TAGS 姜自香 龍玉海 郭淑雲 非法判刑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