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滿釋放即「被旅遊」 朱虞夫:差點弄死我

刑滿釋放即「被旅遊」 朱虞夫:差點弄死我 近日,浙江著名民運人士朱虞夫刑滿釋放,但因中共在開兩會,隨即,他又被國保帶到千島湖「旅遊」。圖為朱虞夫畫像及小詩。(維權網)【大紀元2018年03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3月4日,浙江著名民運人士朱虞夫刑滿釋放,被剝奪政治權利3年。但由於中共目前在開兩會,他隨即又被當局國保拉至千島湖「旅遊」,而國保就在隔壁房間監視他。65歲的朱虞夫曾於1999年、2007年、2011年三度入獄,累計坐牢16年。2011年因寫了小詩《是時候了》,朱虞夫於當年4月11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2012年2月10日被判有期徒刑7年。「在裡面,我這個情況被控制得比任何人都嚴格,別人都可以活動,我沒有活動,嚴重影響健康。」朱虞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渾身無力,健康受到嚴重損傷,再加上年歲大了,身體每況愈下。即使如此,中共當局仍然不讓他發聲,在出獄前,監獄的警察告訴他,出獄後,不許他提在監獄裡受迫害的情況,但是朱虞夫拒絕了。「(裡面的情況)一言難盡。(他們)動手的時候,也差點弄死我。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要是沒有你們的關心,命可能都沒了。」朱虞夫表示,沒想到的是,這次剛出獄,又被抓去「旅遊」,七年前的3月5日被抓,是因為兩會,這次還是因為兩會。剛到家的他,只把從獄中帶出來的6箱練、抄的書法與在裡面看的書、使用的工具書帶回來,隨後就被國保帶走了。朱虞夫表示,國保警告他,不許接受媒體採訪,不許參與遊行集會,不許參與選舉,不許發表文章等等。「現在形勢比當初更加嚴峻,(我)也老了,身體也不好,聊聊天是可以的,千萬不能……」朱虞夫說,「昨天跟國保們爭執得很厲害。我說,你們對言論自由應該有界定,有法律專家說不能在公共場合喊『起火了』,那在自己的廁所裡面喊『起火了』,別人把這個錄下來,拿到公共場合放,你就把人抓起來?」他表示,2011年就是因為自己在家裡講了想講的話,結果就被抓起來了。由於國保就在他們房間的隔壁,朱虞夫和太太被監控得很厲害,但是他還在抗爭。朱虞夫在接受簡短採訪後,就掛斷了電話。朱虞夫曾經就讀於杭州教育學院中文系,是杭州民主牆發起人之一。1999年因參與籌建中國民主黨被杭州公安部門以「顛覆罪」判刑7年;2007年7月,被杭州市上城區法院以「妨害公務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網民「胡一槍」在推特上寫著:「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天空沒有陽光,路邊沒有鮮花和掌聲。 16年牢獄,沒有摧垮他的信念和意志。中共還是那麼怕他。」還有網民用調侃的方式祝福說:「朱先生曾經說過,在中國大陸,坐牢與釋放,其實就是小監獄換成大監獄的區別,雖然如此,我們還是要歡迎他,恭喜他,祝賀他回到我們的大監獄!」對於朱虞夫被剝奪3年政治權利,網民表示:「所謂剝權,就是分分鐘鐘拿監獄的條條框框壓死你。 在大監獄就算沒有被剝權的也同樣沒有公民權。」附:朱虞夫的小詩《是時候了》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廣場是大家的腳是自己的是時候用腳去廣場作出選擇;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歌曲是大家的喉是自己的是時候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中國是大家的選擇是自己的是時候用自己選擇未來的中國。#責任編輯:劉毅http://www.epochtimes.com/b5/18/3/5/n10192052.htm 公告 [站內活動] 票選最棒的小說! TAGS 朱虞夫 兩會 刑滿釋放 被旅遊 大紀元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