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或許有一天,習近平會嘗試取回台灣以獲取光環

經濟學人:或許有一天,習近平會嘗試取回台灣以獲取光環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Login.action?id=5088498經濟學人編譯 黃維德2018-03-05二月底,中國自威權走向獨裁。當時,已經權傾天下的習近平,決定告知所有人,他會修改中國憲法,讓自己可以無限期地擔任國家主席──可想而知,他也很有可能一輩子都是國家主席。毛澤東之後,再也沒有中國領導者如此公開地握有這麼大的權力;這不但對中國來說是件大事,也證明西方25年來的中國賭注以失敗收場。蘇聯解體後,西方歡迎第二大共產國家進入全球經濟秩序。西方領袖相信,讓中國參與世界貿易組織(WTO)等機構,可以將中國與二戰後的規範式系統結合在一起;他們希望,經濟整合可以鼓勵中國發展為市場經濟體,而在中國日益富有之後,中國民眾也會變得更希望能擁有民主自由、權利和法治。這是值得嘗試、《經濟學人》也認同的願景,而且它優於將中國排除在外。中國富有的程度超越了所有人的想像,而在胡錦濤的領導之下,也仍舊能想像如此賭注會帶來報酬。5年前習近平接掌政權之時,中國有許多人推測他會步向憲政治理。今日,這樣的幻覺已然破碎;在現實之中,習近平將政治和經濟導向了壓迫、國家控管和對抗。西方如何錯看了中國?先從政治談起。習近平運用他的權力,再次確立共產黨的主導地位,以及他自身在共黨產中的地位。他藉由部分肅貪行動清除潛在競爭對手。他全面重整人民解放軍,部分原因即為確保人民解軍忠於共產黨和他個人。他監禁了擁有自由思想的律師,打壓媒體和網路上對共產黨和政府的批評。民眾的生活仍舊相對自由,但他也在打造監控體制,以監控不滿和異常行為。曾經,中國並不在乎其他國家的運作,只要其他國家不干預中國即可,然而,中國愈來愈將自身的威權系統,視為自由民主的競爭對手。在去年秋季的共產黨十九大中,習近平向其他國家提供「全新選擇」,並「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習近平後來表示,中國不會出口其模式;不過,你也可以感覺到,對中國而言,美國現在不但是經濟競爭對手,也是意識形態競爭對手。經濟層面:嵌入市場則較為成功,中國已整合進全球經濟。它是全球最大的出口者,佔比超過13%。它充滿創業進取之心且資源豐富,全球百大最有價值上市企業中,有12間位於中國。它也為自己、為與中國做生意的人,創造了驚人的財富。然而,中國並不是個市場經濟體,依照目前的走向來看,它也永遠都不會是。反之,中國對企業的掌控,愈來愈像是將企業視做國家力量的一環;舉例來說,「中國製造2025」計畫,打算在航空、科技、能源等佔中國製造業近40%的10項產業之中,利用補助和保護打造世界領袖。雖然中國已經不再那麼露骨地進行企業間諜行為,西方企業仍舊抱怨中國政府支持的智慧財產掠奪。另一方面,外國企業確實有獲利,但處境也相當艱難,因為商業上似乎總是得依循中國的利益,例如,一直等到支付已經移往手機,美國信用卡公司才能進入中國。中國擁抱部分西方規範,但似乎也在打造自己的平行系統。例如,承諾將在外國市場投資超過1兆美元的「一帶一路」,規模終將遠遠超越馬歇爾計畫。此計畫除了發展問題重重的中國西部之外,也是在建立中國資助的影響力網絡,含括幾乎所有願意加入的國家。一帶一路要求各國接受以中國為基礎的爭議解決方案;若今日的西方常規不符中國的野心,這套機制就有機會成為替代方案之一。中國也會利用商業來對抗它的敵人。它試圖直接懲罰企業,例如,最近賓士就因為在網路上引用達賴喇嘛的言詞,被迫發表卑下的道歉。它也會因為企業母國政府的行為懲罰企業,例如,菲律賓挑戰中國的黃岩島主權宣稱後,中國突然就以健康因素為由,停止購買菲律賓的香蕉。中國的經濟影響力上升之際,這類壓力可能也會隨之上升。這種商業上的「銳實力」,可與軍力帶來的硬實力互補。軍事方面,中國的行為,有如決心要將美國趕出東亞的區域超級強權。一如黃岩島,中國已佔有許多礁島,並在其上建造設施。中國軍事現代化和投資的腳步,讓不少人開始質疑,美國是否有保住該區主導地位的長期決心。人民解放軍仍舊無法在戰鬥中擊敗美國,但實力的來源不是只有力量,還有決心。即使中國的挑戰已經十分顯明,美國一直不願或無法阻止中國。該怎麼做?西方自身民主陷入信心危機之時,也輸掉了它在中國的賭注。總統川普早早看出中國的威脅,但在他眼中,中國的威脅主要在於雙邊貿易逆差,但貿易逆差本身並非威脅。貿易戰爭可能會侵蝕川普應當保護的常規,並在最需要團結面對中國霸凌之時,傷害美國的盟友。無論川普再怎麼不同意,他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承諾,帶有退回單邊主義的氣味,而那只會增加中國的籌碼。反之,川普必須重設中國政策的範疇。中國和西方得學會與雙方的差異共處。忍受今日的不良行為、希望接觸會讓明日的中國更好,並不是合理的做法。西方不情願地容忍中國的不良行為愈久,挑戰它們就會愈加危險。因此,即使西方堅持自稱的普世價值,每個領域的政策還是得更加尖銳。想反制中國的銳實力,西方社會應該試圖揭露獨立基金會、甚至是學生團體,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連結。想反制中國濫用經濟實力,西方應當仔細檢視中國國有企業的投資,以及任何中國企業在敏感科技上的投資。西方在試圖保住秩序之時,也應該強化捍衛此秩序的機構。數月來,美國一直在阻擋WTO官員指派。川普應該一如他釋出的暗示,重新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議,藉此展現他支持美國盟友的決心。要反制中國的硬實力,美國必須投資新的武器系統,而最重要的就是,確保這些武器系統更貼近美國的盟友──這些盟友在見證中國的決心之際,自然會將期望放上美國。現任和崛起超級強權之間的對抗,不一定得帶來戰爭。但習近平對權力的渴求,也拉高了嚴重不穩定的風險;或許有一天,他會嘗試取回台灣以獲取光環。別忘了,中國先前會限制領導者任期,就是為了避免再次經歷毛澤東一人統治帶來的混亂和罪行。西方的中國賭注,原本不是為了帶來強大卻又易碎的獨裁,但它確實造成了這樣的結果。關鍵字: 全閱讀 經濟學人 習近平 中國 兩岸 公告 [站內活動] NG穿著大募集,抽商品卡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