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折磨人 四川嘉州監獄叫囂:不死不放人

酷刑折磨人 四川嘉州監獄叫囂:不死不放人 「不轉化,迫害死你怎麼樣?整死你怎麼樣?弄死你怎麼樣?把你整傷、整殘又能怎樣?」嘉州監獄的獄警及犯人打手們常對法輪功學員這麼說。至少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嘉州監獄迫害致死。(網絡圖片)【大紀元2018年03月05日訊】四川省樂山嘉州監獄,位於樂山市市中區全福鎮,原身為五馬坪監獄,該監獄是中共「改造」國民黨官兵時所修。經過幾十年的共產黨專政,中共把這個殘暴機制用來對付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5名法輪功學員被嘉州監獄迫害致死。據一名2017年從監獄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講,在那裡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接近二百人。目前法輪功學員周國平、陳志、陳明、趙乃錢在嘉州監獄慘遭吃「秒飯」、「塞口球」、綁「束縛帶」、「軍蹲」等酷刑迫害。「不轉化,迫害死你怎麼樣?整死你怎麼樣?弄死你怎麼樣?把你整傷、整殘又能怎樣?」嘉州監獄的獄警及犯人打手們常對法輪功學員這麼說。現任監獄黨書記、監獄長祝偉,50多歲、高且胖,公開叫囂對法輪功學員 「不死不放人」,命令全體獄警為達到 「轉化」法輪功學員了,必須不擇手段,要嚴打、鎮壓。祝偉指揮虐殺了至少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監獄內養著一群陰狠毒辣的警察,他們毫無人性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為「轉化」法輪功學員監獄除了使用「秒飯」、「約束帶」、「塞口球」外,還使用超出人體承受極限的殘忍手段,如不准睡覺、冬凍夏晒、挨餓、限制大小便、長期關小號、吊打群毆、開批鬥會、毒藥謀害等等。趙乃錢身高1.8米,50多歲,原是四川省成都旭光電氣廠員工,1995年因盜竊罪被判無期。1997年10月,他在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自己感嘆:「如果要早點看到李老師的大法就不會有這種事了。我一定要好好修下去,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連監獄的警察都說他變了,他讓犯人們佩服。2016年趙乃錢從成都龍泉驛被轉嘉州監獄,已經坐牢二十二年了,沒減刑。1999年7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監獄裡放誣衊法輪功的電視,趙乃錢告訴身邊的犯人:「我看過書,書上不是這樣說的,這是造謠、誹謗。」他因而遭毒打、被關禁閉。在四川德陽監獄時,他拒絕轉化,警察問他還能撐多久,他說:「我的肉身承受是有限的,但你打不掉我的信仰。」2017年12月27日,趙乃錢的妹妹在嘉州監獄會見了他,妹妹看見他手上有傷,趙乃錢說他頸椎痛、腰椎痛、尾椎痛,還說「我現在就當半個殘廢人」。家屬要求減刑,獄政科科長王政強說:「只要趙乃錢不轉化,不減刑。」趙乃錢被轉到嘉州監獄時被分到九監區,那是入獄區,在那裡他和其他法輪學員一樣要遭受一種殘酷的慢性酷刑——吃「秒飯」。法輪功學員拒絕寫「四書」(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等),就要被弄到「嚴管組」裡去吃「秒飯」。飯菜給得很少,吃飯時,大組長(犯人)一聲令下;「開始!」大家才能開始一起吃,大組長喊一聲:「停!」大家必須得馬上放下飯碗,違者就要加重處罰。吃飯的過程一般在15至20秒之間,最多不超過25秒,時間的長短就要看組長的心情。誰在「嚴管組」吃「秒飯」的時間超過五天或更長的,就明顯消瘦起來。有胃病的人吃「秒飯」後,就慘不忍睹。一般人3至7天就從「嚴管組」出來,而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卻要長期被迫吃「秒飯」。有的人在吃「秒飯」的同時還被電棍電擊,或被強迫「軍蹲」。陳明67歲,射洪縣人,被枉判4年、關押在五監區。自2016年以來,陳明嘴裡沒有了牙齒,當時是因為他的幾顆牙不方便,或者有一點鬆動,監獄帶他把牙全部取掉。由於他抵制迫害,獄方不給他安假牙。2017年5月23日,陳明在操場角落煉功,有人報告給了五監區的區長張健。張健指使幾個服刑人員將陳明強行拉到了「反省」區體罰,如連天累月的「軍蹲」。陳明不斷地高喊「法輪大法好!」張健又叫人給他綁上「束縛帶」(類似「約束衣」),並往他嘴裡塞圓球,給他戴上摩托車頭盔。幾小時後,張健才將塞口球從陳明口裡取出來。由於天氣很熱,戴上頭盔和塞口球後,使人馬上就感到心裡發慌。24日,獄警早上7點多,又把塞口球和頭盔給陳明戴上,傍晚8點多才給他取下頭盔。陳明多次遭受戴上頭盔和塞口球的折磨,造成他右耳失聰。他滿口沒有一顆牙齒,戴上塞口球後就一直流口水。即使是有牙齒的人被套上塞口球後口水也會抑制不住地流。同時,他身上一直被綁著「束縛帶」。據稱「約束衣」原本是專門用在精神病人身上的,越動越緊。此衣由細帆布製作,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被施此刑者,雙臂會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甚至會被活活痛死。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約束衣(明慧網)周國平和陳明同在五監區的周國平,50多歲,眉山人,2015年4月被冤判5年。在陳明被體罰兩天後,在5月25日早上7點左右,周國平和法輪功學員鄭德亮、余發全,向警察徐亞銘要求解除對陳明的處罰。監區區長張健得知後,從辦公室出來,叫周國平、鄭德亮、余發全立即散去。周國平不從,堅持要求解除對陳明的處罰。張健說:「難道你要幫他受處罰嗎?」(大意)鄒國平:「綁就綁。」(大意)張健立即拿來束縛帶,周國平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張健把周國平用束縛帶綁上後,並給他戴上頭盔,又拿來塞口球,親自強行塞進周國平口中,因用力過猛,導致周國平下排兩顆門牙脫落,還有一顆非常鬆動。「戴上這些刑具後,就感到又熱又悶心裡憋得慌,一個小時後我就覺得很憋氣,痰在嘴裡堵著,都快把我憋死了」周國平說。後有人發現周國平神情不對,報告警察後,將周國平頭盔取下,才發現他一嘴的血,血被塞口球堵在口腔,妨礙呼吸,再慢一步,他可能就會被窒息而死。那天,周國平晚上睡覺時也是被綁著束縛帶,戴著腳鏈。除此之外,他的整個身體還用特製的布帶綁在床上固定著,使他不能動彈。「不知到了幾點鐘,我被憋得透不過氣來,都快沒知覺了⋯⋯」周國平身上的「束縛帶」4天後才被解除。陳志65歲,資陽人,被枉判5年。他在九監區入監隊時被強制「軍蹲」18天,同時吃「秒飯」18天。陳志到了五監區後,2017年10月9日,他以書面形式寫了《我的一點認識》(對法輪功真相的認識)向獄警勸善,被張健處罰脫產全天「反省」,即體罰,除睡覺外其它的時間裡全部站軍姿或軍姿盤坐,姿勢由獄警隨意決定。陳志被體罰了118天,至2018年1月28日才被解除。#(資料來源:明慧網)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http://www.epochtimes.com/b5/18/3/5/n10193180.htm 公告 [站內活動] NG穿著大募集,抽商品卡 TAGS 嘉州監獄 陳明 周國平 趙乃錢 法輪功 大紀元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