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做壞事的潛力驚人 專家:我們知道的太少

Facebook做壞事的潛力驚人 專家:我們知道的太少 Facebook牽涉的問題愈揭愈多這個世界,雖然沒有人手執水晶球預知未來,但有時候,一些獨具慧眼的智者,不時能及早指出世事的潛在危機。有位數據科學家一直留意社交網絡對全球數十億人的潛在風險,甚至在早在3年前,已關注「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CA)掌握的用戶數據,會被利用作政治用途,她就是凱西.歐尼爾(Cathy O’Neil)。「它們(Facebook、Google)做壞事的潛力是驚人的」,這句話出自凱西之口特別具說服力,身為多年的數據分析專家,基於數據分析的行內經驗,深感社交網絡帶來的風險;正當全球不乏專才熱烈追捧「大數據、演算法」之際,凱西成了當中的「異見者」,透過著作《大數據的傲慢與偏見》(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希望向世界發出警號。以下不妨先回顧一下「劍橋分析」近日泛起的巨浪,稍後我們便明白,僅僅概括從報導了解事件,仍未清楚社交網絡隱含的重大問題。全球各大傳媒紛紛報導,CA作為「戰略溝通實驗室集團」(SCL Group)的分支,那行政總裁尼克斯(Alexander Nix)涉嫌將數千萬名facebook用戶資料非法出售,更宣稱能藉「烏克蘭美女」製造性醜聞通天,並在網絡散播對手的黑材料,猶如提供一條龍打擊政經對手的組織,遠超出商業層面。事後《衛報》(The Guardian)跟進報導,當初,劍橋大學心理學研究員科根(Aleksandr Kogan)得以研發的心理分析Facebook App,資金來源包活俄羅斯政府,最終套取近5000萬用戶數據,進行「人格模型」(personality modeling)分析;近日被揭發他已轉售用戶資料予CA,並聲稱不知道CA會非法轉售用作其他用途。其實,2013年那個心理應用程式,只不過有30萬用戶安裝,科根之所以最終取得數千萬用戶的數據,正是Facebook設定的取用規則過於粗鬆,令程式同時能取得用戶「圈內朋友」的數據,由一點連結多點的數據網,不得不謂之驚人。至於我們還是偏向懷疑「劍橋分析」問題最大,自然是公司總裁意圖非法售賣數據的影片曝光,反映其直接受益,當然,細節還有待調查。表面上,Facebook似乎只是疏忽間接促成此政商黑幕,亦承認過失,然而,日前還有一位「前總統奧巴馬競選幕僚」Carol Davidsen在網上宣稱,Facebook人員在2012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時,已「隻眼開,隻眼閉」知道奧巴馬團隊用過類似CA的分析工具,取得大量的Facebook用戶數據作政治用途,有關人員更稱自己是民主黨支持者。我們自然明白,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勢難以公開的解說能安撫事件餘震,而且已被傳召到美國國會作供,相信隨後還有諸般暗湧。(緊記:即使劍橋分析真有銷毀數據,那極可能只是取得的「原始數據」資訊,而公司內部早一段時期,已透過數據製作出許多特定的「數據模型」供日後翻用)一位預早向世界發出警號的數據科學家、行內異見者生活愈慣常接觸的一事一物,我們可能會以為已足夠熟悉它的一切。可是,現實一再告訴我們:還是要再謹慎一點。要說社交網絡跟政治宣傳的密切關係,我們必先清楚,從政者「最喜歡」以甚麼技巧令支持者投票,自然明白Facebook的誕生簡直是他們的天賜良機。政治人物要贏得選票,必須熟悉一種商界慣常的技巧,就是「投其所好」:向不同性格、不同價值觀的人,說不同的話、派不同的宣傳單張,令對方容易喜歡自己「某一面」,避開可能討厭自己之處,才可以不斷擴大支持範圍。這樣的政治手法,說得冠冕堂皇一點,稱為「多重性」(multiplicity);俗一點說,就是「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把你哄得高興,票也投得開心。不過,現實世界要做得周全,也有難度。譬如,當年參選人羅姆尼(Willard Romney)以為在「閉門活動」可以討好出席者,放膽說美國有47%的人不過是倚賴政府福利生活,認定這些人絕不會投票給他,根本可以完全不理,制訂的政策只望向另外53%的人則可。怎料,這個「閉門」談話的內容,終於被一位送飲料的調酒師碰巧聽到,錄得影片,在網上瘋傳,令他再沒有機會壓倒奧巴馬(Barack Obama)勝選。心思細膩的朋友經已想到,Facebook的演算法就是絕佳的「閉門」宣傳活動,其他人不會知道「每一位」用戶打開頁面的時候,看到甚麼類型的廣告、那位候選人的標語、那個政治光譜的傳媒新聞,那麼,政客、商家便可以借Facebook背後的演算法,將用戶分類,然後「投其所好」,希望他們知道甚麼,對方便收到甚麼,猶如為每一位用戶創造一個虛擬的「閉門」活動。這樣發布者不管是政治組織、商業機構,輕易便可以「一點對多點」私密地發布資訊的做法,行內歸類為一種原理——「微型目標操作」(microtargeting)。我們被Facebook內部研究了多少遍?這是商業秘密所以,無論是政治選擇抑或商業廣告活動,各單位也「渴求」得到大量用戶數據,再規劃他們的策略。固然,Facebook沒有「直接」介入操弄政治,但公司內部研究,其實長期以來很清楚演算法的奧妙。2012年,就在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數個月,Facebook研究員梅辛(Solomon Messing)做過試驗,他選取200萬平日關心政治的用戶,改變百萬計用戶那動態頁面看到的消息,首先大大壓低那些貓貓狗狗、生活分享等「悠閒資訊」的曝光比例,優先顯示不同的時事新聞帖。事後結果顯示,一旦這樣改變用戶看到的東西,在選舉期間用戶自行發布的投票傾向表示,這百萬計用戶的投票率上升了3%。實際情況就是,用戶密集受到時事新聞資訊影響,而用戶偏好分享怎樣的新聞,等於集體成為「派報紙的新聞發布員」;再加上,若分享時再添加一些情感字眼,可以形成圈子互相感染的情緒波浪。而我們現在比數年前更明白,人們轉發的內容,又豈止正式的傳媒報導,內容又豈限於政治?還有海量真真假假的各類圖片、影片、貼文乃至假新聞:「成功的微型目標操作,是2015年時仍有超過45%的共和黨人相信『歐巴馬總統是穆斯林』這個謊言的原因之一;而同一項調查顯示,20%的美國人相信歐巴馬並非出生於美國,因此是個不合法的總統。⋯⋯這些隱蔽的運作製造出危險的失衡情況。政治行銷者掌握我們的大量資料,向我們提供少量資訊,然後測量我們的反應。但我們不知道我們的鄰居接收了什麼資訊。這有如商業談判者常用的一種手段:他們分別與各方商談,不讓每一方知道他們對其他人說了些什麼。這種資訊不對稱的情況可以防止各方聯合起來。」這可謂一個我們在「明」,對方在「暗」的失衡形勢,如此生態一直延伸至近年全球熱議的特朗普當選及英國脫歐。不少人對社交網絡的認識脫離現實Photo Credit: Stephen Lam / REUTERS / 達志影像即使絕大部分的人,不會承認自己看人看事充滿偏見,但無論承不承認,實際情況是另一回事,尤其多年來已有大量的心理學研究告訴我們,人們難免受情感、情緒影響判斷和決策。此外,我們認為日常對事情的「了解」,亦可能有脫離現實。數年前,有項調查報告值得我們深思。曾經,伊利諾大學研究員卡拉合里歐(Karrie Karahalios)做過一項Facebook演算法調查,40位受訪者中有超過一半(62.5%)表示「不知道」Facebook會干涉他們頁面所看到的消息,更訝異的是,他們誤以為只要在Facebook貼文之後,所有圈內的朋友都會立即看到他們說甚麼。又假設,即使人們隨時間愈來愈清楚Facebook「有」干預或進行內部研究,我們依然難以掌握全貌,一如凱西憂慮:「如我們所見,這些公司通常致力於賺更多錢。不過,它們可以賺多少錢,與政府的政策密切相關。政府決定企業受到怎樣的規管,決定是否批准它們的併購交易,而且制定企業必須遵守的稅法。這就是為什麼科技公司一如其他美國企業,派出大量說客在華府努力運作,同時不動聲色地向政界搞款以億美元計。如今這些公司正掌握微調民眾政治行為的工具,而這些意味著它們只需要調整演算法,也可以影響美國政府的狀態。⋯⋯我們對這些網絡巨擘的了解,主要源自它們選擇公開的極少數研究結果。它們的演算法是關鍵的商業機密。它們的運作方式是不公開的。」當然,事情總有不同面貌,不完全只有灰暗,尤其近日「劍橋分析」事件告訴我們,傳媒的監察作用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正努力制衡巨大權力變成遺害社會的野獸。另外,如果我們不希望一種有龐大影響力的科技工具遭誤用,努力了解、分析乃至建立更好的規範,讓它成為未來社會的祝福,同樣是今後我們每個公民、知識分子需要重視之事。 公告 [站務公告] 限時商城新上架 TAGS facebook 風暴 個資外洩 壞事 評論

人民的聲響震撼政府讓我們知道真實:|蜂王乳|保健食品|網站排名|葉黃素|神經滋養物質|南極冰洋磷蝦油|台灣綠蜂膠|GOOGLE排名|磷蝦油|智勝王|PPLS|蜂王漿|健康食品|超視王|SEO|婦貴寶|關鍵字排名|芙婷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