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夥黑惡勢力緣何能把持基層政權12年?

這夥黑惡勢力緣何能把持基層政權12年? 這夥黑惡勢力緣何能把持基層政權12年?2018-03-29 07:54:25 來源: 半月談網 暴力破壞村民自治選舉,打傷競爭對手,自封村委會主任;威脅逼迫村支書辭職,卻被上級任命為村支書。  被村民稱為“皇上”的村支書被抓後,新任鄉黨委書記春節前又大張旗鼓去他家慰問。  發展家人、親戚和團夥成員入黨,涉嫌違法犯罪劣跡斑斑,卻當選縣人大代表。  ……  河南省洛寧縣興華鎮董寺村,以村支書兼任村委會主任狄治民為首的黑惡勢力“十八兄弟會”,奪取村級政權12年的案例,是當前部分農村黑惡勢力把持基層政權的一面鏡子,照出基層幹部失職、制度失靈、法律失效的“三失”現象。  一路劣跡不斷“坐大”,逐漸控制村級政權  經公安機關查明, 1997年,狄治民在董寺村成立“十八兄弟會”,形成以其為首的犯罪團夥。兩年後,他當選董寺村村委會副主任。2005年村級換屆時,他聚眾擾亂董寺村換屆選舉,毆打競爭對手,導致選舉失敗,後自封村委會主任。同年底,村黨支部書記在狄治民團夥威脅逼迫下辭職,狄治民被上級任命為村黨支部書記,並擔任該職一直到2017年被捕。  擔任村支書後,狄治民開始提拔“十八兄弟會”成員進入村委會擔任職務。隨後,發展自己家人、親戚、親信等入黨。董寺村共33名黨員,狄治民近親屬及親信21名,佔總數約64%。  2012年,狄治民當選洛寧縣人大代表後,更加肆無忌憚。董寺村的警務工作站設在狄治民家,村警是他的一個兒子——黑惡勢力團夥骨幹成員,曾因毆打他人被治安處罰。  洛寧縣下峪鎮桑峪村一位村民曾被狄治民的另一個兒子以買礦石為由,騙其攜款到狄家,實施搶劫,險遭謀財害命。狄治民威脅他不許告發。這位村民説:“頭幾年不敢告。再後來,警務工作站的牌子都豎他家門口了,更不敢告了。”  狄治民利用董寺村是周邊兩個鄉鎮交通要道的地理優勢,經常明目張膽在周邊鄉村、企業尋釁滋事,聚眾鬥毆,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敲詐勒索,許多過往群眾不得不小心翼翼,繞道而行。  狄治民還將董寺村小學操場逐漸蠶食,最終佔為己有。動輒毆打、恐嚇學生,使學生不敢到操場附近活動。“誰來打誰!”  政府投入修建宜故公路時,狄治民用斷電的方式強攬了董寺段工程的砂石料供應,並將劣質砂石料強行賣給項目部。王建峰貸款買了兩輛大貨車在工地上幹活,工程快結束時,狄治民霸佔了王建峰的貨車。王建峰索要無門提起訴訟,勝訴後案件長期沒有執行,導致王建峰寫完遺書在信訪局喝農藥自殺。時任市委書記對該案作出批示,但15年過去,該案仍未能執行。  魚肉百姓令人發指,群眾稱其為“皇上”  狄治民及其團夥控制了董寺村政權後,群眾長期飽受壓榨欺侮甚至毒打,卻無能為力,稱呼狄治民為“皇上”。  村民辦事需要加蓋村委會印章的,必須給狄治民送錢、送禮品才能免于刁難。甚至村裏的貧困戶,到村委會辦事蓋章,也必須給狄治民送禮。公安機關已查明,狄治民長期克扣10余貧困戶的危房改造款、低保款。  狄治民及其團夥一度是公開的車匪路霸。他們在董寺村對過往車輛強行攔車,根據車型收取幾十元至幾百元不等的過路費。  種植煙葉是董寺村村民重要經濟來源。狄治民及其團夥成員,常年逼迫村民尤其是一些無依無靠的貧困戶,無償在他們的煙田裏幹活,稍有反抗,就要挨打。到煙站賣煙葉時,威脅、毆打、辱罵煙站工作人員和鄉政府人員,煙葉評級自己説了算。  狄治民及其團夥連上級發放給董寺村貧困戶的慰問品都不放過,往往是慰問人員前腳走,狄治民後腳就到貧困戶家把慰問品搶走。  2014年1月,春節前夕,洛陽市有關部門工作人員給董寺村貧困戶送來肉、油、雞蛋等。慰問人員剛走,狄治民就鑽進幾家貧困戶的廚房,用刀割了肉的一大半,掂走整壺的油。  有的村民曾到上級部門舉報狄治民及其團夥,遭到嚴厲的報復後,再也不敢舉報了。“我到上級告狄治民,就有人給狄治民説我告他了。”“狄治民打架,都是拉一車人去打!和他打?我不敢。”“他是石頭,我是雞蛋。”  剪滅惡勢力,須挖“保護傘”  洛寧縣副縣長、縣公安局局長馬懷慶介紹,2017年8月初,該局成立專案組,截至目前共偵查狄治民及其團夥涉嫌各類違法犯罪線索41起,涉案人員19人,涉及9個罪名,現已立案11起,涉案11起。  專案組進駐董寺村摸排線索核實查證,村民們害怕狄治民及其團夥報復,幾乎都不敢向專案組提供情況。專案組只好悄悄進村,半夜入戶,或找借口把村民拉到村外詢問。  “十八兄弟會”橫行鄉裏近20年,從暗到明,從小到大,逐漸控制董寺村組織權、行政權、經濟管理權等,讓董寺村儼然成為法外之地,不可能沒有“保護傘”。  20年來,我國各級黨委政府在不同階段開展過強基固本、整頓軟散弱基層組織、黨員先進性教育等活動。這些主題活動在董寺村是如何開展的?  2016年,大量董寺村村民舉報狄治民在為群眾辦理低保時違規收受禮金禮品。此事被興華鎮紀檢部門查實後,僅給了狄治民黨內警告處分。興華鎮一份文件顯示:“狄治民以上行為違反了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鑒于本人認錯態度較好,能夠積極主動退還禮金禮品,根據……給予狄治民黨內警告處分。”這是黨內處分中最輕的一種。  狄治民劣跡斑斑卻當選洛寧縣人大代表,當地黨委、政府、人大、組織等部門是如何把關的?  20年來,河南省開展過多次基層矛盾摸排工作,派出駐村第一書記、駐村幹部等駐村幫扶,他們在董寺村難道就沒有發現狄治民劣跡,沒有人向上級反映?  狄治民將當地學校操場佔為己有,導致學生沒有活動場所。“十八兄弟會”明目張膽攔路搶劫、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洛寧縣教育局、交通局難道不知道?  20年來,“十八兄弟會”骨幹成員及其家族勢力違法犯罪事實涉及上級黨委、政府、人大及民政、教育、交通、信訪、公安、煙草等管理范圍,為什麼沒有一個部門認真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河南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總隊長趙根元説,從調查和偵辦的涉黑惡犯罪案件看,一些地方的黑惡勢力利用選舉等途徑把持基層組織政權,少數國家工作人員被拉攏腐蝕,成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秦亞洲 李麗靜)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芙婷寶|磷蝦油|蜂王漿|神經滋養物質|葉黃素|GOOGLE排名|超視王|蜂王乳|網站排名|關鍵字排名|健康食品|保健食品|智勝王|台灣綠蜂膠|婦貴寶|SEO|PPLS|南極冰洋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