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強吻我,還想把我拖進他房間」女員工舉報主管性騷擾 聯合國竟以「找不到證據」…

「他強吻我,還想把我拖進他房間」女員工舉報主管性騷擾 聯合國竟以「找不到證據」… 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政策顧問布洛斯壯30日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指控同單位的高階主管盧爾斯性騷擾,不僅在電梯內伸鹹豬手、強吻她,還意圖把她拖進自己房間內。布斯洛壯更指控聯合國打算息事寧人,告訴她若接受盧爾斯的道歉,就讓她升職。布洛斯壯(Martina Brostrom)表示,2015年5月她在泰國曼谷參加一場會議,當時她就已經聽聞UNAIDS副署長盧爾斯(Luiz Loures)素行不良,經常對女員工毛手毛腳。會議結束後兩人在飯店搭上同一班電梯,盧爾斯撲向她,將她壓到牆邊,對她上下其手,摸她的胸部、臀部,強吻她並企圖把舌頭伸到她的嘴裡。電梯抵達盧爾斯的樓層時,他拉著布洛斯壯,想把她拖到房間,還對她說:「來呀,來我房裡」,布洛斯壯極力掙脫,慌忙逃回自己的房間。與布洛斯壯一起出差的同事也向CNN證實,當晚布洛斯壯非常焦慮、難過還忍不住落淚。聯合國調查以「找不到證據」結案 席迪貝僅被口頭警告要「尊重女同事」布洛斯壯擔心自己會遭到報復,也擔心聯合國不會受理她的指控,隔了一年後,她發現署內人事異動可能讓盧爾斯變成她的直屬主管,才向UNAIDS署長席迪貝(Michel Sidibé)舉報盧爾斯的獸行,要求對他進行調查。署內經過14個月調查後,最後竟以電梯內沒有監視錄影器,沒有具體證據證明盧爾斯性騷擾結案。盧爾斯的處罰只有被口頭「提醒」他性騷擾相關規定,並要求他「尊重女性同仁」。盧爾斯在調查時矢口否認自己的犯行,強辯說當時布洛斯壯已經喝醉了,他只是扶她回房間,並指控她有性暗示的話如「你永遠別想掌控我」之類的話來勾引他。布洛斯壯則否認以上指控。這並非盧爾斯第一次被控性騷擾,同樣也曾在UNAIDS服務,負責肯亞及烏干達業務的哈波(Malayah Harper)也向CNN表示,她曾經被盧爾斯性騷擾,手法幾乎一模一樣,同樣也是在電梯中被強吻。還有第三名目前還在聯合國工作的女性受害者也指控,盧爾斯強行抱住她,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裡,她因為工作的緣故希望保持匿名。署長席迪貝為明哲保身 施壓性騷擾受害者盧爾斯將在將在本周與聯合國的合約到期後,正式離開工作崗位,聯合國稱這是他個人的選擇。CNN揭露,盧爾斯的上司席迪貝面對女員工的指控,竟然在一場內部會議中痛批她們「沒有道德操守」,還稱盧爾斯離職的決定「非常勇敢」,因為他的決定,UNAIDS才免於深陷輿論風暴。布洛斯壯說,性騷擾案還在調查時,席迪貝就曾施壓她,要不就是接受盧爾斯的道歉,並且獲得升遷的機會,要不就是離職走人。席迪貝否認布洛斯壯的指控,僅表示自己曾跟她說過「要保護組織,保護自己」,升遷機會只是因為她個人的工作表現。前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官員路易斯(Stephen Lewis)說,聯合國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無論任何狀況,你不能讓聯合國面臨風險」。席迪貝擔心對盧爾斯的性騷擾指控會影響到他自己的仕途及在組織內的地位,成為阻止他登上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大位的絆腳石。CNN詢問席迪貝是否知道盧爾斯的行為?席迪貝稱自己完全不知道這三起性騷擾案,UNAIDS發言人還稱,性騷擾案件是由獨立調查機構處理,席迪貝完全沒有涉入。UNAIDS雖然屬於聯合國轄下組職,署長由聯合國秘書長直接派任,但日常營運則是由世界衛生組織(WHO)管理,席迪貝和盧爾斯都是由前任秘書長潘基文派任。夢想成為夢魘 布洛斯壯飽受壓力後創傷症候群所苦布洛斯壯舉報性騷擾後,不但組織裡沒人聲援,還受到職場霸凌,「同事開始不跟我講話,朋友也不理我,只因為我公開事發經過。我夢寐以求的工作成為夢魘。」性騷擾事件讓她承受巨大心理壓力,被診斷出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她從去年4月開始請病假。她說,對抗愛滋病是她的一生志業,她還希望能重回聯合國繼續這項工作。只是同樣的事情不能再發生在她和其他女性同仁的身上,「我的遭遇,還有整件事被不當處理的狀況,絕對不能再發生」

人民的聲響震撼政府讓我們知道真實:|SEO|蜂王漿|芙婷寶|婦貴寶|磷蝦油|葉黃素|南極冰洋磷蝦油|台灣綠蜂膠|神經滋養物質|蜂王乳|健康食品|網站排名|關鍵字排名|GOOGLE排名|智勝王|PPLS|超視王|保健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