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滲透全球藥品供應鏈 危害日益顯露

中共滲透全球藥品供應鏈 危害日益顯露 圖為美國一家藥店。(Joe Raedle/Getty Images)【大紀元2018年04月20日訊】(大紀元英文記者Annie Wu、Joshua Philipp報導/沙莉編譯)隨著中企開始滲透美國醫藥市場,一場健康危機正在逐步顯現。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目前只對少數向美國出口藥物的中國藥廠檢查,而且檢查中通常發現藥廠存在嚴重的健康違規行為。同時,從中國進入美國的藥物,無論是作為成藥還是作為原料藥,往往都遠遠低於美國的安全標準。有一些藥物根本沒有受到檢查。來自中國的藥品不符合美國質量標準的情況由於巨大的進口數量導致雪上加霜。中國已成為許多重要醫療藥物的主要來源,包括青黴素、抗凝劑肝素和手術用藥。如果中國和美國之間發生爭端,這種供應將會受到威脅。如果供應鏈被切斷,重要藥物將發生短缺。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和辛格(Janardan Prasad Singh)在新書《中國RX: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中解釋了導致美國依賴中國製藥商的原因。它詳細描述了中共政府如何通過削弱競爭對手實力,竊取競爭對手的技術和偷工減料等方式,排擠掉許多重要的製藥工業,嚴重情況下使之倒閉。如果中國現在削減供貨量,吉布森和辛格寫道:「手術將被取消,癌症治療將停止,腎臟透析將限量。感染會蔓延。」全球對中製藥物的依賴已經成為現實。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有多少種藥品來自中國,因為許多藥品公司選擇保密或未能盡力查明其藥品來源。作者追蹤到的行銷美國市場的中製藥物名單中包括治療艾滋病毒、阿爾茨海默病、雙相情感障礙、精神分裂症、癌症、抑鬱症、癲癇和高血壓等藥物。即使不是直接從中國採購的藥物,也往往以中國化學品作為其成分。作者指出,「中國是生產許多處方藥、非處方藥和維生素所需的原料藥和基礎化學砌塊的全球最大供應商。」全球供應鏈變更這種情況並不是向來如此。吉布森和辛格寫道:「在20世紀90年代,美國、歐洲和日本為全球藥品和維生素的關鍵成分提供了90%的供應量。」現在,根據本書引用的行業新聞,80%的原料成分來自中國和印度。作者寫道,雖然印度也為美國製造非專利藥,「它也依賴中國提供關鍵成分來生產青黴素等藥物」。全球供應鏈變更的原因可以追溯到2000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不僅正式將貿易最惠國待遇與中國人權脫勾,還在2000年通過《美中關係法》,給予中共正常貿易夥伴待遇,包括降低進口關稅。克林頓還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隨著大門打開,中共制定了自己主宰市場的計劃。作者指出,「中共迫使美國公司為其遊說,否則這些公司會面臨經濟報復。據報導,中共密切關注在國會山遊說的首席執行官。那些拒絕中共政府要求的公司面臨被禁止在中國投資、製造和銷售其產品的威脅。」在克林頓2000年《美中關係法》簽署通過的三年之後,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達1240億美元。缺乏對中製藥品的檢查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對這一新的危機沒有準備好。吉布森和辛格寫道:「FDA於1906年成立,相信美國的藥品將在美國生產。」FDA並未做好大規模檢查外國設施的準備,要想監管中國的藥廠極其困難。「美國國內的藥品公司高管向FDA抱怨了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位於美國的藥廠經常接受檢查,而把生產轉移到中國的企業幾乎沒有接受過檢查。」然而,這些抱怨很大程度上被消聲了。根據該書,在克林頓放鬆對中貿易限制後,至少有714家中國工廠開始為美國製造藥物和原料成分,FDA每年僅檢查其中的15家。2007年,FDA的檢查預算被削減,包括檢查為美國製藥的外國工廠的預算。作者寫道:「隨著監管機構的大幅削減,中國製造的有毒產品流入美國。」FDA在2008年擴大了對中國工廠的檢查,當時它在中國設立了第一個辦事處,該辦事處也是美國境外的首家FDA機構。產生的作用顯然有些複雜。該書指出,不久之後,當FDA檢查員試圖檢查向美國出售肝素的上海第一生化藥業有限公司時,他們發現「該廠顯然從未製造過任何肝素,是一家『皮包』工廠」。該公司從一家不知名的工廠購買了肝素,然後把它的名字印在運往美國的鋁桶上。FDA加強了中國藥廠的檢查,但人員配備一直不足。截至2014年4月,只有兩名全職FDA工作人員被分配到該機構駐北京的中國辦事處,進行藥廠檢查。中共政府也拒絕給該機構僱用的其他檢查員發放簽證,並迫使FDA關閉其在廣州和上海的辦事處。即使進行了檢查也不能保證藥物安全。FDA在檢查藥廠時必須提前通知當地政府機構。對於敏感問題則存在溝通困難,常常受到長期拖延。該書引用了一位業內資深人士的話說,在美國只需要10到15分鐘即獲允許的數據查閱請求,在中國通常需要等待數天時間。此外,「你知道它們(中共)正在篡改數據。它們向你展示它們想要展示給你的東西。」高成本中國製造的低質量藥物已經造成了危害。2008年3月,FDA召開新聞發布會,回應伊利諾伊州的Baxter Healthcare Corp.銷售的中製肝素受到污染的事件。受污染的肝素導致4人死亡、350人受到感染。儘管聯邦官員確定受污染的產品已運往11個國家,但全球範圍內的死亡人數從未有過報告。當FDA檢查員前往中國常州製造受污染肝素的工廠時,他們發現由豬腸製成的肝素成分是在骯髒的容器中生產的。後來,科學家進行了測試並將污染物鑑定為多硫酸軟骨素(Oversulfated chondroitin sulfate)。2007年,中國製造的含三聚氰胺的寵物食品也發生了類似的污染醜聞,成千上萬隻寵物狗和貓生病、數百隻死亡。一年後,在中國製造的嬰兒配方奶粉中發現了同樣的有毒化學品,至少導致中國6名嬰兒死亡、30多萬名嬰兒患病。中國公司經常以較低的價格出售藥物,並且排擠遵守標準製造藥物的外國競爭對手。吉布森和辛格寫道:「不符合美國標準是中國公司故意採取的競爭策略。只要他們沒有被抓住,他們就會繼續贏得合同。較低的價格會阻礙在美國進行生產並被迫進行全球採購,從而冒著產品質量較差的風險。」這一問題在維生素C市場中很明顯。在20世紀90年代早期,大多數維生素C(抗壞血酸)是在歐洲或日本製造的。中國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進入市場。到2001年,中國四家主要公司已將維生素C價格下調一半,其它公司無法與之競爭。作者表示,在中國公司控制了市場之後,其將價格提高了600%。 2005年在紐約提起的集體訴訟案件發現了中國公司之間「串通的重大證據」。該書指出,「這些公司承認協議售價,並在中共政府的指導下行事。」中共政府採用類似的策略來控制青黴素市場。中共將控制全球藥品市場的方法推廣到控制其它商品領域。網絡安全公司SquirrelWerkz的總裁約翰遜(Jeffrey Johnson)在美國國會設立的中美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作證時說:「這些攻勢由國家支持的犯罪集團執行。」它們採用了各種不誠實的手段,旨在「加速中國進入和控制每個全球主要行業」。前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局長漢堡博士(Dr. Margaret Hamburg)在2014年在北京的一次講話中闡釋了依靠中國生產重要的救命藥物的後果。「在我們日益複雜的全球供應鏈網絡中,每一步的風險都更大。有時這些危害是由於缺乏質量控制造成的,或蓄意的違規、假冒或摻假行為造成的。」#責任編輯:林妍http://www.epochtimes.com/b5/18/4/20/n10321684.htm 公告 [站內活動] 分享好文贈10金幣 TAGS 中國 中國製藥 大紀元

人民的聲響震撼政府讓我們知道真實:|SEO|健康食品|GOOGLE排名|蜂王乳|智勝王|磷蝦油|蜂王漿|關鍵字排名|PPLS|保健食品|神經滋養物質|芙婷寶|婦貴寶|葉黃素|南極冰洋磷蝦油|台灣綠蜂膠|網站排名|超視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