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製明星夢的「選角超市」 藏身北京快捷酒店

炮製明星夢的「選角超市」 藏身北京快捷酒店 試鏡演員們聆聽網絡電影《魔界時代之貓妖》導演說戲。某酒店大堂牆上,貼滿了劇組在酒店進行招募演員的房間號和電話號碼。酒店狹窄的走廊裡站滿了懷揣明星夢的年輕人。北京的飄Home酒店東西兩端數百米開外,分別是繁忙的東三環和八王墳長途客運站,多年來,這家略顯破舊的快捷酒店是全中國最大的影視劇選角集散地,五湖四海的劇組來這裡物色演員,帶著他們奔向未知的星途。而這樣的「選角超市」,在北京不只一家。●起源╱一則選角啟事 造就產業鏈A酒店的一天,是從中午開始的。形形色色的影視劇組駐扎在這裡,共同組成了炮製明星夢的市場。每到中午,他們敞開房門,迎來送往。一撥又一撥年輕漂亮的男孩女孩找上門,接受導演、製片人的挑選。這樣的「選角超市」北京不只一家,每年它們吞吐著數以萬計的北漂青年演員,催生出上千部影視作品。摸索了幾個月,演員李錦豪和溫航列出全北京劇組數量前五的酒店和公寓,每周一到周五挨個掃一遍,行話叫「掃樓」。掃樓是個體力活,電梯坐到頂樓,再一層層樓、一間間房看下來,碰到門上貼著劇組信息的,就敲門進去、遞模卡(即演員簡歷)、做自我介紹,得到的十有八九是婉拒。「選角超市」大約誕生於2011年3月。當時,某電視劇組發布了最早的一則酒店選角啟事:「歡迎各經紀公司和演員朋友們前來投遞資料、前來做客或郵寄演員資料。」該劇組所在的這家快捷酒店,鄰近北京多家影視公司。「生態鏈嘛,就像賣汽車的扎堆,洗汽車、修汽車的也扎堆。」李錦豪如今也搬到這家酒店附近,他說,「大家習慣了,就往這兒跑。」察覺到商機的酒店很快推出了客房的「劇組價」,某酒店甚至在大堂放置電視機,滾動播放招聘組訊。在這些酒店附近,文印店也應運而生,包攬了設計、打印演員模卡的服務。●催化╱不願朝九晚五 試鏡圓星夢2018年3月16日,北京某快捷酒店1108房間,劉思雨、溫航和李錦豪在同一個劇組試戲。一年前,劉思雨是北京某高校經管系的大一新生,她從15歲開始利用課餘時間兼職掙錢。2016年,網路直播井噴,身材不錯的劉思雨嘗試做網路主播,唱歌、跳韓舞。後來,離開主播行業,劉思雨嘗試做演員。2017年3月,她在北京的A酒店接到人生中第一部戲——在一部都市題材的網路大電影(簡稱「網大」)中飾演女二號。對於非科班出身的新人來說,這樣的起點不算低。影片上線後不久,導演提出繼續合作。這次是一部魔幻題材的網路大電影,劉思雨出演女一號。2018年3月,這部網路大電影在A酒店招演員,她淡定地坐在房間一角,看著其他新演員爭奪片中的配角。來試戲的包括「95後」男孩溫航,他現在是全職演員,投入演戲的精力是100%。在1108房間,他沒能找到合適的角色。在供過於求的演員市場,這才是大多數人的常態。溫航大專學的並不是自己喜歡的專業,2015年畢業後拒絕父母安排的工作,在家待業。「當時特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但是特不喜歡朝九晚五。」在朋友邀約之下,溫航進入了群演的行列。溫航長得粗獷,身高一米八的他,體重足有240斤(約120公斤),反而成了他的核心競爭力。有一次劇組需要一個「會開車的胖子」,溫航從一堆群演裡被選出來,片酬每天800元,而普通群演一天只有100元,那時他入行才一個月。事後他知道,自己在行內屬於「特型演員」,後來跑戲,他專門去競爭一些人設是胖子的角色。在跑酒店的新人演員中,1984年出生的李錦豪堪稱「高齡」。直到30歲時,李錦豪都在家鄉西安的一家國企,過著溫航口中朝九晚五的生活。30歲那年,朋友請他拍一則廣告。「一天拍完,給我結了1000塊錢,我當時的工資一個月也就3、4000塊錢。」李錦豪天真地盤算,「一天1000,一個月3萬,比以前掙多了,一定要幹這個。」邀請李錦豪拍廣告的老友,如今在加拿大與梅婷、許亞軍、鄔君梅搭檔拍電視劇。「他7、8月份可能就『奔線』了。」這也激勵著李錦豪,儘管他距離「奔線」還有很遠的距離——演員行業是一座金字塔,最基層的是群眾演員;往上是群演中暫能露臉的群演特約;再往上是有台詞的「路人甲」「官兵乙」;然後才是有名有姓的角色演員;而角色演員與一二三線的明星演員之間仍有很大差距。●亂象╱騙子劇組混入 騙財或騙色經過幾年發展,北京的選角地圖基本定型。北京西北郊的昌平是群眾演員的「批發市場」,許多舊廠房改造的攝影棚集中於此,眾多群眾演員也住在附近便宜的合租房,人均月租只需幾百元。群眾演員的交易最為簡單直接,群頭發個信息,群演就直接去片場,基本不用篩選。他們工作一天,每人領取100元左右的工錢,吃一到兩頓盒飯。北京東三環附近的大望路,是特約演員和角色演員的大超市。這裡聚集著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和眾多影視公司,附近的酒店主要招募網劇和「網大」的主角。混到這個層次的演員,窮一點的住在北京廊坊交界的燕郊,每月房租千元左右,每天花十塊錢拼黑車進城;或者排長隊,乘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條件更好的演員住在大望路周邊,每月房租三、五千不等,步行就能到酒店試戲。來試戲時,演員們精心裝扮,帶上一摞彩印的模卡和滿臉笑容,挨個房間尋找機會。溫航每個星期要投出100張模卡,每張打印費5元,一個月下來就是2000多元的開銷。住在這些快捷酒店的主要是選演員的副導演們,他們的工作流程大致是——先看一個演員的外形、年齡,是否符合戲中的角色;再與演員簡單交談,判斷這個演員的演藝經歷是否豐富;這兩關過了,就另約時間,請導演過來,讓演員試一段戲;試戲沒問題了,就簽合同。「談價錢的場景比買菜乾脆得多:『老師,你多少錢?』」李錦豪說,這時熟悉流程的演員通常回答,「我給你報個價,打包價」。「如果他OK的話就會說OK。」李錦豪說,「如果不OK的話,他們會說『老師,我跟統籌聊一下,如果這個預算可以的話,我跟您聯繫。』這就代表over(沒戲)了。」像許多市場一樣,選角市場也有「假冒偽劣」。許多演員都提到A酒店混入的騙子劇組,他們打著簽約的名義,讓演員交「押金」、或者犧牲色相。劉思雨曾多次遇到過潛規則的要求。第一次還是她上高二的時候,去A酒店試戲,試完戲,製片人留下她一起吃飯。「他說『我這個戲還有一個角色也挺重的』,」劉思雨回憶,「我很單純,說太謝謝你了,我一定會好好表演的。他接著說:『你今天陪我回燕郊,這個角色是你的了。』」儘管魚龍混雜,「選角超市」仍然是懷揣明星夢的新演員們無法繞開的職業起點。 公告 [站內活動] 5月報稅攻略報你知

自然的旋律直入心靈讓聽吧看吧:|網站排名|關鍵字排名|蜂王漿|蜂王乳|磷蝦油|GOOGLE排名|PPLS|智勝王|SEO|台灣綠蜂膠|健康食品|保健食品|神經滋養物質|南極冰洋磷蝦油|維力康|超視王|葉黃素|芙婷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