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女兒首次踏足父親在本地畫室 發布

徐悲鴻女兒首次踏足父親在本地畫室 發布 徐悲鴻女兒首次踏足父親在本地畫室發布/ 2018年5月3日3:30 AM文/ 周雁冰攝影/ 唐家鴻來自/ 聯合早報中國現代藝術大師徐悲鴻的女兒徐芳芳,第一次到訪父親在南洋期間的最重要畫室位址——江夏堂。這也是她唯一一次能踏入這個畫室。江夏堂所在建築,已經人去樓空的新加坡黃氏總會前會址,將在本月8日移交發展商豪利控股(Oxley Holdings),拆除後重新發展。徐芳芳是在新加坡管理大學副教授郭建超的安排下到訪江夏堂。能趕在拆樓前的關鍵一刻,重新踏上父親當年的足跡,徐芳芳難掩心中的激動。她受訪時說:“我很懷念父親。江夏堂是父親在南洋時期,花了最多時間生活居住的地方,在這裡產生了很多重要作品。父親在這里和他的南洋好友們相聚,得到他們強有力的支持,為中國的抗戰活動籌款。能夠來到江夏堂,我有很深的感觸。”曾在江夏堂畫過重要作品徐悲鴻(1895-1953)是在1919年赴法國留學時首次途經新加坡。1925年,他留法經濟拮据期間,結識了在歐洲考察的黃孟圭。黃孟圭於是寫信給在南洋兄弟煙草公司新加坡分公司任總經理的二弟黃曼士求助。出身福州望族的黃曼士為人慷慨,喜歡收藏書畫古董,邀請徐悲鴻到新加坡小住,介紹他為南洋的華人領袖畫像。徐悲鴻之後共七次路過南洋,逗留時間長短不一,最長的一次是1939年初抵達新加坡,直至大戰前1942年年初離開。期間,他也曾赴印度講學畫畫。留新期間,徐悲鴻都入住當年雅稱“百扇齋”的江夏堂,在這裡畫過的重要作品包括《珍妮小姐》《放下你的鞭子》和《湯姆斯總督像》等。江夏堂位於芽籠35巷16號。建築師陳家毅昨早帶領徐芳芳等人參觀時說,江夏堂建於1920年代,當年椰林環繞,臨近芽籠河;建築本身簡單優雅,具南洋特色,吸收了馬來甘榜屋子的諸多設計元素,包括門窗的木雕花欄杆等。陳家毅說:“黃曼士雖然不是大富豪門,卻把最好的房間都留給徐悲鴻。”徐悲鴻每到江夏堂都住在建築二樓,黃曼士特地將二樓門廊前端的小客廳闢為畫室。新加坡黃氏總會會長黃寶華說,這個房間保留了當年的格局,只是1950年代加了玻璃窗戶,早前應是三面通風,光線充沛。談到房子即將拆除,徐芳芳說:“我覺得挺遺憾,當然希望能夠保留。”不過,這個想法沒有實現的可能。豪利控股已以1300萬元向新加坡黃氏總會收購這一幅99年地契,佔地約2219.6平方公尺的地段。集團打算建造一座八層樓的綜合用途發展項目,黃氏總會未來的會所將位於新樓的二和三層。四至八層是住宅單位,另有泳池和其他設施。黃保華說,黃氏總會將在會所內建造歷史走廊,留住過往江夏堂和徐悲鴻的故事與記憶。

人民的聲響震撼政府讓我們知道真實:|GOOGLE排名|蜂王乳|網站排名|蜂王漿|神經滋養物質|台灣綠蜂膠|保健食品|智勝王|SEO|芙婷寶|關鍵字排名|南極冰洋磷蝦油|維力康|葉黃素|超視王|健康食品|磷蝦油|PPL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